oaj8e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705章 趙達憑藉關平的指導橫趟漢中閲讀-j2w9n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面对众人的指责,阎圃丝毫不慌,看着杨松直言道:
“杨公,莫不是忘了,白马之盟?”
阎圃的话音一落地,杨松瞪着眼睛,用手指了指阎圃,嘴巴张了张,终究是把话咽回去了。
“主公,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
(大意是非皇室成员不得封王,如没有军功者不得封侯。)
张鲁眼中的光芒迅速的消失了,这种事他不敢逆天而行。
杨松还想着要挣扎着一下,遂拱手道:
“师君,既然是上天的旨意,那莫不如请半仙赵达占卜一番,再做定夺?”
半仙赵达已经很好的融入到了五斗米教当中,并未成为了治头大祭酒,仅次于张鲁的师君。
五斗米内部还有一个支派,于吉为教主,在长江中下游,恰巧就在江东。
而半仙赵达与于吉的关系不错,顺势在汉中就披上了这个身份,获得张鲁的认同。
再加之赵达是个真有本事之人,半仙之体。
整个人那叫一个仙风道骨,飘散逍遥,一下子就俘获了众多人的心思。
而且能掐会算,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在他们看来,赵达才是最接近仙人的形象!
阎圃一听这话,心中有些介怀,万一赵达他要顺着杨松的话说,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否则杨松焉能会提出来这种办法,一定是计划好的!
张卫对于这个半仙信奉的很,嘴上说道:
“此时赵半仙正在清修,若是贸然打扰,怕是不好吧?”
“哎,此事事关重大,相信半仙他也能理解,并且愿意为师君好好占卜一二。”
杨松直接就把理由给摆好了。
张鲁心中也有一丝的侥幸心理,万一占卜出来的结果,是大吉大利呢?
况且汉室衰微,谁还遵从那个白马之盟啊!
这都多少诸侯割据一方,天子都成为曹操的傀儡了。
我张鲁怎么就没机会,不能称王!
想到这里,张鲁点头道:“此事我自是亲自去寻大祭酒,占卜一二,也好让我心安。”
阎圃叹了口气,他知道主公这是贼心不死。
好好当五斗米教教主他不香吗?
非得要踩踏别人的红线,愚不可及!
阎圃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在心中期盼赵达能够稳重一些,否则汉中祸乱将起,百姓又会流离失所。
杨松暗暗在袖子当中攥拳头,太好了,此事还有转机。
就看半仙赵达的了!
此时别院内,赵达正在啃着鸡腿,安心的看书。
就是一个字,安逸的很!
在从荆州出发前,关平给他仔细形容了一下什么叫仙气十足。
其实就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要是塑造一个神仙的角色,那可供关平参考的就海了去了。
给赵达形容一番,那参考资料太多了。
而且现在传播,你光有本事不行,还得需要包装!
就跟宫廷玉液酒一样,得会包装,那才能卖的上价格。
而赵达则是以为关平说的是他那个佛道双修的老师傅的形象。
为此大为兴奋,仔细钻研这个神仙形象。
最为关键的一点,少将军让自己记住,不要拿你那个什么算数当个宝一样,谁都不肯告诉。
你完全可以露出冰山一角,让他们去学习,光是这点就能淘汰大部分人。
但是不要说他们愚笨,而是要说你仙缘不够,所以才学不会!
至于仙缘怎么才能够,那就得看你赵达怎么忽悠,让他们心甘情愿为你所用。
赵达在荆州苦思数日,这才在关平的催促下,先行前往交州,暗暗摸索一段时间,作为试水。
当他进入益州后,又与益州善占卜之人比试一番,加大名气后,手段更加得心应手后,这才进入汉中实行潜伏任务。
故而现在赵达成为张鲁的治头大祭酒,底下有数量众多的部众。
现在看他在汉中的待遇,跟江东简直是云泥之别。
我在古代的發家史
张鲁也不像孙权一般,就得要他的不传之秘。
不说别的,举手投足之间,赵达浑身散发出一股子飘逸的仙气。
就这方面,寻常人都比不过。
否则张鲁这个老传播骗子行家了,能被赵达给忽悠的心服口服?
赵达嗦了嗦手指,把鸡腿骨头扔在一旁,站起身来。
他走了几步,站在门口,向着太阳的方向,缓慢的伸了个懒腰。
“大祭酒,师君前来求见。”小厮急忙高声呼喊了一声。
赵达伸懒腰的动作为之一顿,一时间有些诧异,张鲁这个时间点来做什么?
他知道自家主公刘玄德已经进入益州了,现在率军驻扎在葭萌关。
打的帮助刘璋攻打汉中的口号,但是少将军关平与自己透露过。
末世之大超市系统 lyn天若溪
主公是先拿下益州,在谋夺汉中之地,进而匡扶汉室!
自从换主之后,赵达测算自己死后的情况,就全都变了。
这让他极为兴奋。
赵达觉得少将军,是改变他命运的那个人。
所以他才会专心的在汉中积蓄力量,潜伏下来,以待天时,寻机协助主公刘玄德拿下汉中。
“尔等皆在外面等着。”张鲁吩咐了一声。
“喏。”
杨松等人目送张鲁进入半仙赵达的别院。
待到府门关上,杨松脸上笑容当即消失了,侧头看向一脸凝重的阎圃,呵呵一笑道:
“阎功曹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阎圃瞥了杨松一样,对于他的阴阳怪气根本就不在乎。
杨松见阎圃不说话,胸膛起伏了数次,指了指阎圃,终究是没再说出什么话来。
院落内,赵达则是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师君若是前来,提前说一声,我好到门外迎接一二。”
在汉代,相互拜访,至少要提前几天派人上门送帖子。
“倒是我孟浪了。”张鲁往前走了几步道:“大祭酒,我是有急事来寻你。”
“师君请言。”
赵达把张鲁往一旁引去,命令两个小童把茶具端上来。
张鲁坐在竹凳上,感受着春天的气息。
赵达慢悠悠的进行着洗茶,沏茶,泡茶等等步骤。
张鲁只觉得这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让人看了,就不自觉的静下心来。
果然是半仙之体!
张鲁每次皆是被这喝茶的动作多吸引。
而赵达则是通过沏茶,仔细观察张鲁的神色,像是有什么犹豫不决的事情。
“师君,请。”赵达放下青瓷小茶壶,示意张鲁饮一口。
“果然是好茶。”
张鲁对于这个什么作料都不加的茶,喝着喝着就有些习惯了。
“师君前来所为何事?”
张鲁从袖子里掏出一枚带着泥土芳香的玉印:“有人在地里挖出来了这个。”
赵达接过来仔细一瞧,原来是个王印。
难不成张鲁想要称王?
“大祭酒,你觉得此事有何寓意?”
“这是谁奉献给师君的?”赵达直言相问。
“乃是杨松的佃户从他家的地理挖出来的。”张鲁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这种事着实是有些刺激。
称王啊!
谁不想?
“还请大祭酒给我算算,这是福是祸啊?”
“是福是祸,师君心里不知?”
“我不知,还请大祭酒给我算算。”
张鲁捏着茶杯的手有些抖,但多年的历练,还是让他把茶杯平稳的放在了矮案上。
“此事不用算。”赵达把玉印放在矮案上:“若真是上天旨意的话,那谁都拦不住师君称王。
可若是有人学习陈胜吴广的手段,怕也会跟大楚王一样,死于车夫之手。”
张鲁心里一突突!
怎么就就光被称王的事情给迷住了眼睛,却是忘了这件事!
万一这是杨松假借他人之手,前来迷惑自己的?
被赵达这么一点破,张鲁顿时就重新变得精明起来了。
想到这里,张鲁深呼一口气,拱手道:“还是大祭司这一双眼睛看的透彻啊!”
“师君只是一时风大被眯眼了。”赵达并未多说些什么。
高人的形象就是要话少,说些让人模棱两可的话,自己脑补去吧。
张鲁知道该怎么做了之后,眼睛一眯。
即使上天有想让我称王的意图,但还是算了吧!
张鲁心中叹了口气。
有这条规矩在,就是给了别人讨伐自己的大义和借口!
当初刘焉在绵竹有想要称帝的心思,结果天将大火,烧得一干二净。
袁术在淮南称帝,结果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有这两件事给他做榜样,张鲁理智终究是回归正常了。
杨松难不成有别的心思?
杨家是汉中的大姓,加之众多杨家子弟任职,可谓是深受张鲁信任。
“况且修仙是一辈子的事情,岂能被称王耽误了。”赵达又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此时主公还没有拿下益州,若是张鲁悍然称王,那主公必定会先放弃夺取益州,而前来攻打张鲁。
这不是赵达所愿意见到的。
“嗯,此言深得我心!”
张鲁点点头,他成为教主后,心中依旧对权力有着极大的渴望。
即使他爷爷白日飞升了,可他爹没有仙缘。
现在他也这般岁数了,即使一心向道,也丝毫没有摸到一点仙缘。
这让他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逼婚,总裁乖乖就范
自家老爹与自己所说祖父白日飞升,到底是是不是真的。
暗夜游
直到他遇见了赵达,又听赵达说了佛道双修之人的事情。
说有什么大世界与小世界之分。
这才确信,他祖父是真的白日飞升到大世界去了。
而大世界也愈发危险,要谨小慎微的修炼,寿命不知几几。
待到修炼大乘之后,才有能力返回小世界帮助家族。
通过这么一段世界观知识的科普,加之半仙赵达的存在。
张鲁就决定多和赵达他接触接触,说不定半仙之气,也能在自己体内产生了。
届时说不准会成为白日飞升的第二人,进入大世界,投靠他祖父,当个仙二代!
“师君,且饮茶。”
赵达哗哗的流水声,让张鲁从沉(Y)思(Y)当中惊醒过来。
“好,饮茶好,饮茶好啊!”
张鲁想了想,随即又笑道:“大祭酒,你觉得刘备他会攻打汉中吗?”
赵达摇摇头:“算过了,若无变数,兴许还能与师君结盟抗击曹操呢!”
“哦?”张鲁当即来了兴趣:“此话怎讲?”
“韩遂、马超等人退居陇右,曹操占据关中,若是曹操击溃韩遂马超,必定会调转枪头,从陇右进入汉宁郡,攻打汉中。
而刘备与曹操乃是水火不容的存在,必定会想法与师君结盟,共同对抗益州。
壹世之尊
尤其是汉中一旦被曹操所得,益州焉能独存?”
张鲁却是抓住了重点道:“益州会易主?”
“益州朱雀星辰黯淡,此乃即将换主的征召。”赵达一本正经的说道。
“原来大祭酒也占卜出益州会易主啊!”张鲁摸着胡须点点头,那刘璋也算是活该!
無敵窮小子
两人早就是世仇,张鲁一直想要复仇,可惜没得机会。
至于方才所言,皆是关平说给赵达听的话。
此时的赵达也暗暗心惊,未曾想到少将军竟然如此高瞻远瞩,对于战事的洞察力,竟然是如此深厚。
“所以我该如何做?”
“就看师君是想要离开南郑,还是想要继续在南郑修仙了。”
“自然是要在南郑修仙,这是也我一生追求的梦想。”张鲁斩钉截铁的道。
“西凉将会来人。”赵达开口说道。
封二少
“哦?”
张鲁眼睛一亮,没想到这都能算出来?
看样子赵达虽是半仙之体,也是十分注重汉中这块风水宝地的。
愛很短暫,愛很幸福
毕竟白日飞升的可就他老祖父一个人。
只能说明这个汉中这个地界是有大仙缘的。
张鲁端着茶杯想了想,只要韩遂马超等人继续盘踞在陇右,那曹操根本就无暇顾及汉中。
看样子,自己得帮助一下关西诸将。
上品寒士
汉中本就是富庶之地,再加上这些年,张鲁不知道积攒了多少财富。
就算是花上一百年,都不见得能够花的完。
而且他的教众还在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更多的财务。
可以说,汉中益州的两个割据者,那都是富得流油。
“那刘备那里我该如何做?”张鲁索性就连带着一块问了。
他觉得赵达早就算到了,自己来这里的意图。
所以才会如此胸有成竹,根本就不见一丝的慌乱。
“刘备那里?”赵达端着茶杯笑了笑:“兴许不日会有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