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5gc優秀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txt-第823章 什麼時候怕過彈劾了?-9dlbp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长安城的初春,乍暖还凉。
天刚蒙蒙亮,严良就起床了。
昨天晚上,警察总署署长马周亲自找到他,要他今天一大早就带着长安县警察署的精锐力量,赶往大唐交易中心。
都市第一长生 巨浪滔天
豪門計:強寵契約小嬌妻
跟他一样接到任务的,还有万年县警察署署长徐文强。
“谢县丞,你怎么也来了?”
当严良紧赶慢赶的来到大唐交易中心门口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长安县县丞谢天武居然已经在那里了。
“昨晚的《长安晚报》,你们都看了吧?过来的路上,我拦住了一辆《大唐日报》的运输马车,要到了今天最新的报纸,你可以瞄一眼。”
谢天武没有直接回答严良的问题,而是递给他一份刚刚出炉的《大唐日报》。
很显然,作为长安县县丞,谢天武看待问题的角度要比严良犀利很多。
对于严良来说,马周安排他来大唐交易中心维持秩序,他就来了。
严良甚至都没有多问一句为什么。
但是,对于谢天武来说,他只是凭借着昨天的一些传闻,以及《长安晚报》上面的消息,就知道今天大唐交易中心这里一定会出大事。
这就是觉悟的差距啊。
“朝廷要管控股市交易?大唐股票交易所将在三天后挂牌成立?严厉打击虚假的股票发行行为和欺骗普通百姓的行径。”
严良快速的瞄了一眼手中的报纸,发现说的东西都跟眼前的大唐交易中心有关系。
难怪马周要让自己今天带人过来维护秩序。
严良虽然对于官场上的嗅觉比较差,但是并不表示他傻啊。
《大唐日报》上面的这些报道,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对股票的影响必然是巨大的。
而从过往的情况来看,《大唐日报》就没有刊登过虚假消息。
这么一来……
“严良,警察署的警员,买股票的应该不多吧?”
这个时候,谢天武有点担心维护秩序的人,自己先乱了,那可就麻烦了。
长安城里连扫地的大娘都开始买股票了,长安县警察署有人买,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年头,又没有上班不许炒股的说法。
“这个……应该……应该不多吧。”
严良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有点心虚。
要知道,他自己当初为了支持楚王府,可是花了好几个月的俸禄,买了好几股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呢。
这段时间股票那么火爆,要说其他警员都无动于衷,也没有人相信啊。
生命工厂 铁勺
“不管有没有,不管多不多,大家要相信楚王殿下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如果谁在今天掉链子了,那么他的问题就没有办法解决了。”
谢天武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突然一反常态的严肃。
严良知道他是认真的了。
“谢县丞,您放心,长安县警察署绝对不会掉链子!”
“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谢天武点了点头,“你也不用管我,赶紧跟警员们沟通,今天肯定有很多百姓来大唐交易中心这里,各个公司的办事处必定会火爆异常。甚至有些人可能情绪激动之下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你们都要提前考虑好。”
凭借着多年为官的经验,谢天武已经猜测到了今天各个公司的股票会怎么走。
特别是那些明显是跟风出来圈钱的公司,股票下跌几乎是必然的。
……
“长孙兄,一大早的,你拉着我去哪里啊?”
郑海跟长孙冲共同乘坐着一辆豪华四轮马车,刚刚出了明德门。
这个时候,城门上的大笨钟,才刚刚敲响了早上八点的钟声。
虽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已经不算早了。
但是,对于勋贵子弟来说,许多人都还在温柔乡中呢。
郑海昨天就在天香阁待了一晚上,今天早上硬生生的被长孙冲派人给叫醒了。
“嘿嘿,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长孙冲脸上满是欣喜。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昨天,长孙无忌比往常时分更早回府,然后就把宣政殿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长孙冲,并且父子两还紧急安排人去修改《长安晚报》的头版头条。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长孙家对大唐交易中心的股票买卖兴趣一般,几乎没有涉及。
所以他们可以很从容的在一旁看好戏。
“好戏?”郑海脸上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歌剧院里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表演《红楼梦》的内容,没有听说有什么好戏啊。莫非紫霞姑娘又有新作出来了?”
歌剧院如今完全是紫霞在主导,这名曾经的花魁,如今重新站在了大唐娱乐圈的顶端。
不过,大家都知道紫霞跟楚王府的关系密切,甚至还有绯闻她跟李宽有一腿,所以倒是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这倒是让紫霞的生活安静了许多。
“《红楼梦》算什么好戏?左右不过就是讲一些情情爱爱的,今天我要带你去看的那才是真正的好戏,一场真实发生,跌宕起伏的好戏。”
长孙冲显然并不认为仅凭李宽规定的那几项措施就可以让股票市场平稳落地。
甚至为了让李宽难堪,昨天他还派人到处散布消息,说股票明天要大跌,让大家赶紧出手。
搞得一个原本只有勋贵富商知道的消息,在当天晚上就变成了全城皆知的事情了。
“嗯?”
这个时候,哪怕是宿醉未完全清醒的郑海,也反应过来了。
长孙冲今天显然是要带自己去看一场不一样的戏啊。
“长安城里这段时间最火的莫过于股票了,那是李宽搞出来的东西。如今这东西要出乱子了,李宽还以为凭借着简单的几项措施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今天我们就一起去大唐交易中心,看看李宽到底有没有那么神通广大。”
长孙冲不再卖关子,开始给郑海解释了起来。
很快的,郑海脸上的表情变得丰富起来。
“股票要大……大跌?”
“对啊?”
长孙冲很奇怪的看着郑海。
据他了解,郑海并没有买股票啊。
“没……没什么!”
郑海想到昨天自己刚刚买了一千贯的股票给到天香阁的如梦姑娘,这才有了昨晚的留宿。
这要是转眼之间,这个价值一千贯的股票就变成一堆废纸,自己以后还能再在天香阁留宿吗?
恐怕那个如梦得狠上自己吧?
她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戏弄她吧?
郑海觉得一阵头疼!
……
刘大娘是个工作勤奋的人。
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她都雷打不动的出现在西市自己负责的地段,打扫着卫生。
不过,今天张屠夫却一直没有看到刘大娘的影子。
“莫非,昨天的传闻是真的?那刘大娘今天连活都不干了,直接去卖股票了?”
张屠夫焦急的看着案板上还有一大半没有卖掉的猪肉。
他也有点想去大唐交易中心看看,要是有人要的话,就把自己手中的股票全部给卖掉。
癡情校草冷酷溺愛
反正已经挣了不少钱了。
不过,想着左右不过就是多等半天的功夫,自己把猪肉卖完之后再去,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张屠夫在心中暗暗安慰自己。
就这样,心不在焉的他,熬过了贞观十七年最难熬的半天。
然后就很奢侈的叫了一辆人力车,直奔大唐交易中心。
还没等到人力车到达交易中心门口,就已经走不动了。
“客官,前面完全堵住了,您是在这里下车,还是继续往前呢?如果您自己走过去的话,我可以给您减免一文钱的车资。”
拉车的伙计看到绵延近一里的拥挤场面,心中也是发虚。
这要是客人坚持要自己把他送到大唐交易中心的门口,估计自己今天就没有办法拉倒其他的活了。
这个代价有点大啊。
就像是后世的出租车一样,司机最怕碰到的就是大堵车,特别是那种堵了一两个小时还没有怎么移动的那种。
“给,五文钱,也不用少了!这堵车,不怪你!”
张屠夫难得的大气了一把,给了车夫五文钱,然后直接下车往前走去。
作为一名屠夫,张屠夫的生活水平,放在这个时代算是好的了。
特别是放在贞观初年,长安城里除了那些勋贵富商,基本上就是张屠夫这样的人的生活水平最高了。
不说别的,单单是隔三差五能够尝到荤,这就不是一般人家比得上的。
再不济,人家可以煮几跟骨头棒子,啃一啃骨头上的那点肉。
“两贯钱,只要两贯钱一股,我这些股份都卖给你了!”
“还两贯钱?一贯九百文,你要的话,我手中的都可以卖给你。”
重生末世前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超低价的股票售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当张屠夫来到大唐交易中心附近的时候,这里一片喧嚣。
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售卖着股票。
不过,卖的人很多,买的人却是很少。
“张屠夫,你怎么现在才来?”
这个时候,刘大娘那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张屠夫耳中,让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相对陌生的环境之中,有一个熟悉的人实在是太重要了。
“我把猪肉卖掉了才来,要不然猪都已经杀了,肉不趁着新鲜拿出去卖的话,就卖不起价钱呢。”
张屠夫赶紧挤到了刘大娘身旁,想要尽快的搞清楚现在的情况。
“哎,我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现在的天气这么冷,猪肉放一放也不会坏掉,你就不会先过来卖股票吗?我告诉你,就我买的那些股票,昨天还是三贯多钱一股,等到今天早上的时候,三贯钱都卖不出去了。
也就是我想着只要不亏钱,少挣点也没有关系,所以在两贯五的时候卖出去了一半。等我继续寻找其他买家的时候,两贯五已经没有人要了。之后,我又继续降价到两贯钱,一贯八百文,甚至是一贯五百文,一直都卖不出去了。”
刘大娘的脸上虽然有心痛的表情,但是更多的是轻松和解脱。
早上以相对高价的价格出手了一半的股票,基本上就把刘大娘的成本给收回来了。
剩下的,无非就是挣多挣少的问题。
“这……这么夸张?我手中的股票昨天也是价值三贯多,按照你的说法,现在岂不是一贯钱零五百文都卖不出去了?”
张屠夫脸色一白,心中剧痛。
自己的股票并不都是一贯钱的时候买的,综合起来,算上成本的话,都快要解决一贯零五百文钱了。
如今听刘大娘这么一说,自己岂不是要亏钱?
“哎,所以我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那猪肉晚半天卖有什么关系呢。哪怕是你这头猪的肉都坏掉了,损失也比你这股票的损失小很多啊。”
刘大娘和张屠夫的关系还算不错,看到那遭受这么大的损失,心中也很是同情。
“那……那我怎么办?”
“我建议你赶紧去找大唐交易中心管理处的人,刚刚有人出来宣布了,只要是买卖股票数量不超过十贯的人,可以按照一贯钱的原价将股票售卖给大唐交易中心管理处。
如果你自己去售卖的话,估计现在是一贯钱也卖不出去了。事实上,整个交易中心里头,九成九都是卖股票的人,偶尔有零星几个想着这是买股票的最好时机,也吃不进去多少货。”
刘大娘这话,总算是让张屠夫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么一来,自己的损失就不会那么大。
至少可以拿回十贯钱的本钱,其他的就只能当是买教训了。
“大唐交易中心管理处?就是那个吗?”
“没错,趁着现在好多人还心存侥幸,觉得自己的股票可以卖到比一贯钱高的价格,所以管理处那边还没有什么人。你要是再晚去的话,指不定到时候的情况又变化了。”
刘大娘的话音刚落地,张屠夫就朝着人潮挤了过去。
这个时候,把自己的损失降低到最小化,才是张屠夫最关注的事情。
……
西洋贸易公司办事处里头,侯宝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周围被挤爆的各家“公司”办事处。
由于西洋贸易公司的股票大部分都被老任给统购统销了,侯宝今天并没有碰到太大的麻烦。
因为老任为了获得高收益,只是左手转右手的倒腾了一小部分西洋贸易公司的股份,流到其他人手中的非常少。
可是,还没有等他开始寻找接盘侠,就出现了今天这样的场景。
“侯郎君,您就行行好,我也不开高的价格,只要你以原价收购我手中的这些股票,我酒满意了。”
老任昨天虽然动作很快,但是也就转出去了不到一成的股票。
其他的,全部都砸在了手里。
疼夫至尊 仲夏月
虽然那一成的股票,可以直接挽回老任不少的成本。
但是,如果侯宝不同意原价回购股票的话,老任还是会血本无归。
“老任,生意是生意,交情是交情。我知道你的东家彭志筠抱上了汉王李元昌的大腿,但是我们侯家也不怕谁。这西洋贸易公司的股票,可不是我强迫你买的,当初涨价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看到你过来要求我原价回购呢?今天价格下跌了,你就跟我谈这个,你这是当我傻呢?还是觉得侯家后欺负?”
侯宝怎么可能答应老任的要求?
这岂不是把吃进去了的肉吐出来?
换谁都不乐意啊。
“侯郎君,朝廷允许楚王殿下成立大唐股票交易所,最近所有公司的股票,如果违规了,售卖股票获得的非法利益,都是要被股票交易所给追回的。你就不怕到时候闹得太僵,我直接去管理处告你们违规?”
老任看到自己手中的一万多股股票要变成废纸了,心中也是非常焦急。
要是往常,他绝对不会跟侯君集的义子这么说话的。
“哼,你以为就你识字啊?《大唐日报》上面的文章,我可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我们西洋贸易公司不像是一些趁热点的公司,什么都没有。你去渭水码头看一看,我们西洋贸易公司可是有实打实的船队的,今年也将正式的进入西洋展开贸易。
西洋贸易公司不仅不是大唐股票交易所的打击对象,相反的,我们这样的反而是模板呢。楚王殿下打击哪家公司,也不可能打击到我的头上。”
侯宝这话,让老人无话可说。
大家都是研究过最新政策的人,到底侯宝有没有违规,其实老人心中也清楚。
但是,清楚归清楚,东西降价了,自己受到损失了,就想退货啊。
这就跟后世买房子一样,房价上涨了,绝对不会有谁吵着闹着要求开发商给自己退货。
但是,当房价下跌,特别是同一个小区,二期比一期的价格要低好几成的时候,闹事几乎是必然的。
哪怕是大家都知道从合同法的角度出发,自己是理亏的一方。
但是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屁股决定脑袋,不仅当官的是这样,普通百姓其实也是一样的。
“侯郎君,一半,你只要以发行价一半的价格,我就把手中的全部股票都卖还给你。我知道,西洋贸易公司还是做了一些实事的,没有直接把卖股票挣的钱拿去青楼里挥霍。但是,您也可怜可怜我,西洋贸易公司的股票,几乎都是我买走的,眼下再怎么降价都没有人买,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
老任倒是能屈能伸,眼见得使硬的没有效果,开始换了一番谈判思路。
不过,在场的又有谁不是“影帝”?
“老任啊,我也只是替我义父做事啊。眼下别说是我们西洋贸易公司的股票,哪怕是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都已经快要跌到一贯钱了。你现在让我以半价回购,可是我回购了这些股票干什么呢?再卖出去的话,一百文一股也不见得能够卖出去啊。”
就这样,两个人开启了扯皮模式。
不过,这是一场结果已经注定了的扯皮。
……
“长孙兄,这就是你说的好戏?”郑海看着眼前人山人海的模样,有点失落的说道,“虽然很多人在这里卖股票,吵架的也有不少;但是整个大唐交易中心,到处都是长安县和万年县的警察,谁也不敢随意惹事啊。”
“李宽追缴各个公司违法所得的行为,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快、那么顺,我原本以为百姓们拿不到银子,肯定会闹事。可是没想到李宽居然让那王富贵直接从大唐皇家钱庄运输了一批钱币过来,直接先垫付了。”
在大唐交易中心观察了一上午,长孙冲都没有等到自己期待的骚乱,不由得有几分失落。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楚王府是大唐真正富可敌国的人家。
区区几十家公司的股票买卖,还真是难不倒楚王府。
“股票是李宽搞出来的东西,出了事他肯定逃不脱责任。所以哪怕是拼着损失一部分钱财,他都会把局面给控制住的。而大唐股票交易所的政策里头,对普通百姓的投资其实是进行了保护的,这么一来,那些百姓虽然也损失了钱财,但是至少没有落得血本无归。一起一落之间,他们已经提不起对楚王府的怨恨了。”
郑海在大唐交易中心待了半天也不是白待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见多识广的他,很快就搞清楚了今天的局面。
“哎,很多昨天还是卖三四贯钱的股票,今天是三四百文都卖不出去了。这么激烈的价格变化,居然没有出事。最让人不爽的是那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从昨天的五贯多钱一股跌到上午的一贯多钱,后面居然又涨回到了两贯多钱,还真是让人不解。”
總裁的秘制小嬌妻
“也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只要有人找到东太平洋公司的办事处售卖股票,他们就全部按照一贯钱一股回购。并且,他们还放出风,有多少人卖股票,他们就回购多少。这么一来,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价格,立马就不跌了,甚至有些人还开始重新提价了。”
郑海现在的心态已经调整好了,倒是没有再那么愤世嫉俗的样子了。
歸鄉夢 清穎雪若
“哼,虽然李宽处理的似乎很好,但是有一帮人血本无归,这却是事实。到时候,御史台的那帮御史,肯定会有动作。”
长孙冲心中想着要不要找几个御史弹劾一下李宽,后面想了想,又觉得自己不去找,这帮御史也会出手,倒不如干脆看热闹得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楚王殿下,什么时候怕过弹劾了?”
长孙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