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j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613 人均欠賬超過7000,自己掂量吧鑒賞-f1w3t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大队长,这个,能退出么?”
刘福来的声音有些干涩。
不少人都看向了刘春来。
这也是他们的心声。
百万欠账,只是起步!
他们到现在,虽然已经习惯了虱子多了不痒,账多了不愁,可面对如此庞大的债务,把他们卖了都还不起。
“不能!MMP!你些狗曰的,有好处,就哭着喊着求着要入伙;看到有风险,就想退出……天下有只拿好处不担风险的事情么?”
刘支书双目怒瞪。
整个会议室里的大队干部们,噤若寒蝉。
“可以啊。为什么不能?”刘春来一脸笑容,“欢迎退出!不过,有一条,这次退出了,以后永远都不再有机会!大队的一切,都跟他们没有关系。另外,土地什么的,大队肯定会集中起来……”
他说的时候,脸上都是笑容。
没有一点气愤的表现。
可大队的干部们、社员代表们,脸色却难看了起来。
“你说,有多少人会退出?”
严劲松看着刘福旺也是一脸震惊,心中琢磨这老家伙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根本是装出一脸震惊的表情。
同时对身边的马文浩问道。
马文浩哪里知道具体内情?
正一脸疑惑呢。
“要是我,肯定不会跟他继续下去了。尤其是带着一帮人,承担的责任更大。只是个人的话,倒是没有问题,要想得到更多,不承担风险,是没有可能的。”
马文浩的话,却让旁边竖着耳朵听他回答的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对视了一眼。
甚至,许志强的脑袋还轻微摇了摇。
失望在脸上一闪而过。
元寶蠟燭香
他许书记锐意进取,哪怕只是看到一线希望,都敢梭哈,把全部的筹码压上去。
马文浩跟了他很多年,刘春来这样明显的试探,都没看出来?
了解马文浩的许志强自然清楚,马文浩的性格。
没有冒险精神。
要不然也不会把马文浩放到幸福公社来当乡长了。
其他的人来幸福公社当乡长,绝对会跟刘春来起冲突。
倒是吕红涛,不觉得马文浩有错。
他,终究是要保守一些的。
刘春来看着下面众人的神色各异,显然,心中在衡量。
这也是刘春来在接下来一年工作之前必须做的。
不听话的,全部踢出去!
“春来,你这是啥意思?之前可没说这个……”刘福旺皱着眉头,即使知道儿子的想法,也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如果真有什么,直接安排了就是。”
强力的刘支书,以前的工作一直都是如此干的。
“爹,这事情下来我在解释。”刘春来摇头。
随后,看着会议室,喝了一口已经冷了的茶水。
透心凉。
身体打了好几个寒颤。
“这个事情,大家下来慢慢考虑。先说说关于今年分钱的问题……根据大队财务状况,以及交地的人数,我跟叶总等商量,决定拿十万出来分……”
“你啥时候跟我商量了?”
叶玲顿时不乐意了。
刘春来做事,会跟人商量?
平时给她们说啥,往往都是说跟大队干部商量了;给大队干部们说,又是跟她们这些管理人员商量了……
实际上,从来没有跟谁商量。
就连反对都没用。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叶玲以为,至少,刘大队长被人揭穿,会表现出那么一丝的尴尬。
可惜,她失望了。
刘春来如同没事人一样,甚至都没看她一眼。
一个歉意的眼神都没得。
“春来,你之前不是说咱们大队都已经欠了一百多万,这十万要是再分,就欠得更多了……”
人間最得意
“是啊,欠这么多钱,就不分了吧。各家各户,仅仅是这半年做工的收入,也不少了……”
干部们纷纷开口。
他们没法理解,都特么的欠了一百多万,刘春来居然还在这样的基础上,拿出十多万来发给社员?
这特么的疯了?
不管别人什么想法,反正干部们都是这样的心思。
“这钱,得分!”刘春来丝毫不理会他们的反应,“在这一年,谁都看到大队的发展,虽然欠了一沟子(P股)的债,至少,得让大家拿到大队发展的实惠……”
“你狗曰的,这是商量?”刘福旺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对于刘春来用自己的钱来发这个,他本来就不爽了。
杨爱群昨晚上念叨了一晚上呢。
哪怕他身上的大衣里面装着12万,这跟刘春来要用十万块钱发放给大队交地的人,那是有本质的区别。
作为老子,花儿子的钱,天经地义。
再说了,他拿到这么多钱,真的舍得都花了么?
还不是给儿子存着?
现在刘春来说的,要拿十万块钱给上千人分。
每个人都是上百块。
这些钱,分出去了,不管怎样,都是回不来的。
最后要是出了问题,那就是刘春来一个人扛着了。
大队的各种工程、项目,可都是刘春来出钱的。
虽然有大队打的借条。
真的到了那时候,谁都不会认这个。
“爹,下来再说。”刘春来有些无语,他爹这反应,激烈了一些。
看着其他不说话的干部,刘春来说道:“按照交地的人口跟土地来算,这些钱,平均每个人一百块都不到……”
“大队长,你这说的没错。可之前分田地,不管老人还是孩子,都是分到了一份田土的!”
“就是啊,只要在的,都有田土。”
之前分田到户,按照人头来的。
四大队因为目前很少有新结婚的,也就没有多少新增人口。
加上计划生育越来越严格,新增人口就更少。
之前分田到户,有一个算一个,不管是行将就木的老人,还是刚出生的月娃儿,那都是跟成年人一样,能分到一份足额的土地的。
也就意味着,只要交了地,不管是八九十的老人,还是刚生下来的孩子,只要有土地的,这次都能分到近百元。
在农村,一百元,意味着什么?
一斤肉,也不过才九角多钱!
一斤谷子,交到粮站,也才九分!
刘春来这样的安排,自然有很多人不舒服。
“我们大队的各个厂,都是按照土地入股!集体土地,要给后面新增人口留着,所以后面新增的人口,就得各个生产队以及大队来划分……”
刘春来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想法。
来到这个时代这么长的时间,刘春来自然清楚这一点。
“我不是来听大家反对意见的。下来后,大家在各生产队,沟通一下,反正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腊月23,也就是小年,我们发放今年的钱。同时,接收新一年的交地的人,也接受今年交地的准备退出的。愿意退出的,大队用已经收回的田土置换……”
刘春来说完,就结束了这次会议。
“军阀!说好的皿煮呢?说好的自由选择呢?你龟儿子,天天说这是老子的一言堂……”
等到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刘福旺也不管县长书记在这里,对着刘春来指着鼻子大骂。
在他看来,刘春来这真的是瞎搞。
刘春来看着老爹,也不吭声。
严劲松有意想要劝解,却被许志强阻止了。
听着父子两吵架,才能论证他们心中的一些猜测。
“爹,县长跟书记都在这里呢!”
刘春来没理会他爹的怒骂。
一个当老子的,骂儿子是军阀、独裁,都不过分。
毕竟,解放以前,川内的军阀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刘福旺这才意识到,不是他们两爷子在这里。
胸膛急剧起伏,可看到吕红涛跟许志强,也没有别的话说。
“你这样,不一定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许志强暗道少了一处好戏看。
不说话都不行了。
干坤
刘春来看着他,一脸笑容,也不说话。
“先用百万欠账吓唬人,再用交地后每家可能分几百上千的利润引诱,春来同志,你不怕这个玩得脱离了你的计划?你们全大队也就只有两千多人,按照这个来算,到现在,一旦加入,就得承担每个人七八千的债务……”
吕红涛也苦笑不已。
他到现在,有些弄不明白刘春来的想法了。
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刘春来既然想要走回集体的道路,就不应该如此。
一百多万的债务,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吕县长,如果一切得到太容易,还有多少人会珍惜呢?之前我们大队交地,真心愿意的,没有几个人……”刘春来丝毫不担心。
他这样一说,倒让吕红涛愣了。
得到太容易!
是啊。
整个四大队,修建各种工程的时候,确实大家都出力了。
可问题是,四大队真正的收入来源,根本就不是这些人出力换来的。
都是刘春来一个人挣的!
“啥意思?”刘福旺第一个反应过来。
他没想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
哪怕是自己的爹,刘春来也没解释。
只是看着许志强跟严劲松等人。
严劲松到现在,还一头雾水。
马文浩倒是觉得自己抓住了一点,可他不敢说啊。
许志强看着刘春来,双眼中光芒不断,可也没说话。
叶玲等人,更是直接翻白眼。
“意思很简单。你们大队的这一切,都是春来挣来的。其他人,根本没有付出什么!不管是你们大队,还是生产队,股份,都是春来送给你们的……”
吕红涛叹了一口气。
到现在,他都说不清楚刘春来这样是对还是错。
不过,现在算是了解了刘春来的真实目的。
刘春来是真的想要让整个大队的人能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唯一的关键是这些人如何去分析问题。
那百万欠账?
根本就不是事儿。
吕红涛这话一说出来,即使不懂的人,也都明白了。
所有人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刘春来这狗曰的,太特么的阴险了。
可对这个,谁能说什么?
人家这是阳谋。
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怎么选。
“春来,你这样,是不是把大家都当成傻子了?”刘福旺也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刘春来看着老爹,笑着摇头,“爹,这不是把他们当成傻子,而是觉得他们太聪明。我们目前的发展,不需要太多聪明人……”
许志强等人,哭笑不得。
严劲松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其中的关键何在。
“这是啥意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不是他不够聪明。
而是他认为,刘春来这种,根本就没有可取性。
夏日里最后一朵蓝色妖姬 夏初叶
都已经说了,大队投资的这些工厂效益有多好,现在之所以欠账,就是因为投入。
要不然,哪里能拿出钱来分红?
如此情况下,谁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有地交了就是,反正欠账是大队跟生产队的,跟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分到手的好处才是实在的。
真金白银!
人家有这么傻么?
“自己下来去体会。”许志强没好气地说道。
对于手下的这个公社书记,他是不满的。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严劲松根本就压不住刘春来。
一个公社书记,最后让一个大队长骑在头上,说出去都丢人。
“啥?欠账一百多万?这不是说,一旦入股了,每个人还没拿到任何好处,就得先欠着几千块钱的账?”
“队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刘春来以为他是哪个?我们入股就给他承担债务?”
当各个生产队长回去召集生产队所有人员开会,宣传了这个之后,大多数没有交地的人,都是如此反应。
情绪那是相当激动。
就连已经交地的人,都开始打退堂鼓了。
“八祖祖,之前我们没有搞这些,大队欠钱也不过才十来万,算到每个人的头上,一个人不过才六百块钱不到,春来这刚当了大队长半年,一下子,债务就翻了十倍……”
“是啊,八祖祖,这事情,我们没法陪着刘春来了。老刘家的人,都是老实巴交的人,这账,怎么还?”
“八祖祖,这次不管怎么说,我们家要退出了……”
刘八爷的宅子里,四队的各家当家的,全部都在院子里。
其他的生产队的刘家话事人,同样也在。
無極始神
这些,都是之前交地的。
交地后,工作安排跟挣钱,那是没得说。
可交地后没得钱分,先欠这么大一笔债务。
一个家庭如果有七八个人,算下来,就得背负五六万的欠账。
“这事情,你们自己掂量,既然春来都已经说了,我也就不再说啥。不愿意的,直接退出吧。”
刘八爷看着这些人,叹了一口气。
这么明显的事情,这些狗曰的,居然看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