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973.外界的反應熱推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回到希罗娜别墅附近,大吾没有再进去看看情况,而是打了个招呼,返回了自己的房子。
临走前大吾仍旧在嘀咕:“到底是为什么呢…”
路德心里有答案,但是这个答案还是大吾自己想明白比较好。
大厅里,菊野,卡露乃,嘉德丽雅还在,其他人都已经返回自己的家里休息了。
“怎么样了?”路德忍不住问道。
其实看到卡露乃坐在大厅沙发上,而不是在希罗娜房间里一起玩游戏,路德就猜到了什么。
不仅如此,火雁和蜜拉也从厨房里捣鼓好夜宵走了出来,看样子今天她们也没能继续比试的计划。
“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嘛…”
菊野“唉”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说美咲这孩子图什么呢?”
菊野的话没人接。
路德从麻衣手里的夜宵里叉走一小块奶油蛋糕,一言不发地吃着。
“希罗娜刚刚遇到美咲时候很兴奋地和我说,又遇到一个好苗子,这一次绝对没有看走眼。”
“当时她已经看走眼了很多人了,连我都调侃她,没必要这么急,可以慢慢来,多观察一段时间。”
“但是希罗娜很兴奋,带上我就去偷偷围观了她的比赛。”
“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背靠矿山才养得起幼基拉斯,这辈子估计都没怎么想过自己能正式走上训练师的道路,是希罗娜领着她走了进来。”
“因为她穷,所以希罗娜尽量满足了她在饲育精灵上的需求,因为她过得窘迫,为了培养她的对战嗅觉,希罗娜多次邀请她到自己家里做客…”
菊野又叹了口气,看向了默默吃蛋糕的路德。
“如果不是你,小智,真嗣出现,美咲应该才是我觉得最接近希罗娜要求的训练师。”
“够了…”
路德出声打断了菊野老大的回忆,他深呼吸,把嘴角的奶油擦干净。
“她的事无所谓,我只关心栖岛上的事。”
卡露乃睨了路德一眼,淡淡地说道:“下午,不少常驻在神奥的地区媒体闻风而动,想要来栖岛进行采访。”
“玛纳霏制造的雾墙很有效果,基本上他们靠近的船只都在里面经历了鬼打墙。”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973.外界的反應閲讀
“想要从天空过来的都没能过烈咬陆鲨,喷火龙,七夕青鸟这一关,尤其是烈咬陆鲨,今天她的脾气挺大。”
“神奥联盟现在焦头烂额,表面上看这是美咲的事情,但是挂上希罗娜徒弟这个名头完全就不一样了。”
“外面的流言有一半以上是说希罗娜代表神奥进行了站队的。”
“阿渡下午连接了四五个电话,科拿,希巴,菊子,梨花,还有石英联盟的高层。”
“问的问题也很直白,就是想知道希罗娜的意思是不是就是神奥联盟最后拍板的意思,阿渡虽然解释了,但是那边信不信也是个问题。”
“大吾手机直接关机,也不知道多少个未接来电。”
“阿戴克连骂了三波人,才让电话消停。”
“至于我…”卡露乃晃了晃屏幕都开裂的屏幕,“情不自禁。”
火雁看了看在座的人,举起了手。
“我记得,美咲并没有被希罗娜正式认作是徒弟,不是吗?”
知道火雁想要说是很么,卡露乃摇了摇头,解释道:“没用的。”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973.外界的反應鑒賞
“美咲得到了希罗娜的指点,得到了希罗娜在铃兰大会上的认可,她以希罗娜的名义和路德激战,不被反驳。”
“这一条条,哪个不符合徒弟的定义?是的,希罗娜的确没有正式把美咲收做徒弟,但是在内心中,美咲就是她在乎的人。”
“去年过年,希罗娜念叨着不见美咲报个平安,来个信息。”
“今年过年,希罗娜吐槽美咲音讯全无,也不知道给个消息。”
卡露乃还有没说的,谈起自己曾经最看好的训练师时,路德,小智,真嗣,美咲,这四个人总是绕不过去。
的确没有收做徒弟,但是也只是个名义而已。
路德这样和希罗娜互相提供训练思路,互相捅破自己原有天花板的例子与美咲完全不同。
希罗娜说路德是自己半个徒弟是开玩笑,说美咲,那就不是开玩笑。
火雁嗤之以鼻,提议道:“直接宣布美咲不是希罗娜正式徒弟不就可以了吗?”
就这一句话,路德就不看好火雁能在虚拟主播人气比拼的赌斗里赢下蜜拉。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愛下-973.外界的反應鑒賞
这方面的行家卡露乃无奈地叹气,决定教育一下火雁。
“问题不在于徒弟是否是正式的,纠结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
“为什么?”
蜜拉忍不住掐了火雁的手臂一把:“因为你现在想做出的所有解释都是伽勒尔那边希望你做出的。”
蜜拉的这一掐硬是把火雁掐明白了。
“解释没有作用,因为是伽勒尔那边先出的手,现在说美咲不是希罗娜徒弟,他们只会挖出以前的历史,然后说神奥联盟欲盖弥彰,遮掩美咲的身份。”
“到时候美咲反倒可以卖一波惨,而神奥联盟反而成了逼迫她的恶人了。”
蜜拉频频点头,听完火雁的话之后,拍了拍她。
“原来你还是有点脑子的。”
火雁“啧”了一声,扫开蜜拉的手,端着自己的蛋糕,走到了边上,看蜜拉的眼神很嫌弃。
“你嫌弃什么,距离约定时间也就几天了,迟早都要被我摸,不如现在开始倒计时,你可以早点完成赌约。”
“蜜拉别太嚣张,胜负还没分出来!”
这两活宝的出现让大厅里笼罩的阴云散开不少,连一直替希罗娜忧心的嘉德丽雅嘴角都有了笑意。
路德也是在今天听到小次郎的消息才知道伽勒尔打破僵局的武器是什么。
各个地区联盟互相实行拖字诀,而伽勒尔联盟则拿出了美咲。
被美咲这么一搅,整个局势又开始迷离了。
妙喵抓着手机飞到路德身边,下午嫌烦,又不想关机,路德索性没带手机出门。
此时手机上有菜种,小菘,阿李,电次,瓢太,罗恩的未接来电。
其中尤以罗恩的来电最多。
发现路德不接电话后,除罗恩之外的人都以信息的方式帮自己替希罗娜问好,顺便表示他们能猜到是什么情况。
路德本来不想接罗恩的电话,但是想想一直以来罗恩对栖岛和自己的照顾,他还是拨了回去。
罗恩似乎一直在等着自己复机,刚响一声,他焦急的声音就在电话那头响起。
“罗恩,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应该也知道美咲的事情希罗娜根本不知情,又何必一直打电话来问呢?”
“你想错了,我虽然不喜欢希罗娜做事的性子…当然我也不喜欢你那个惫懒的样子。”
“你和希罗娜性格差不多,都是悠哉悠哉的,强求不得,我自从意识到之后就学会接受了。”
“也是因为这样,我很明白,希罗娜被美咲坑了。”
罗恩拨了那么多通电话进来,难得接通了,却没有说一句官方的套话,全是以朋友的关系进行的问候。
“神奥联盟高层都相信,这是伽勒尔联盟利用美咲,影响我们和希罗娜,所以对外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
“另外,神奥联盟高层给了你们一个权限。”
“但凡想要登上栖岛采访希罗娜的人,只要你们不弄死,弄残,救治的事情,我们来承担。”
在罗恩挂断电话之前,路德喊住了他。
“谢谢。”这一声谢谢饱含感激。
“哪的话,栖岛之前不也送了我们挺多礼物的吗,为了礼物,我们也得义气一点啊。”
路德又问:“伽勒尔联盟扯着这件事做文章,你们打算怎么办?”
罗恩沉默了,很久之后,他才重重地吐出一缕鼻息。
“暂时没什么好的办法,不承认,继续装死吧。”
“不过有赖伽勒尔联盟这个恶心的招数,原先支持伽勒尔的人老一辈现在都调转枪头,要找伽勒尔讨个说法。”
挂断电话前,罗恩语重心长地提醒路德。
“别看希罗娜平时那个样子,但是她的心思很细腻,这一次的事…既然你说栖岛是你们的家,就发挥一下家的作用吧。”
“希罗娜,是我们神奥的骄傲,我们的迄今为止最闪亮的冠军。”罗恩郑重地说道,“她就暂时交给你们。”
路德挂断了这段免提通话。
嘉德丽雅摩拳擦掌起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蜜拉看傻眼了,这都快零点了。
“看看有没有晚上想偷渡栖岛的人。”
“我和大吾回来时候听到玛纳霏在唱歌,整个栖岛都被雾墙包裹,就算有,也在雾墙里经历鬼打墙呢。”路德说。
“能不能让玛纳霏把雾墙撤掉?”
对于这个开创性的建议,路德愣了几秒,建议嘉德丽雅和玛纳霏友好协商一下,未必不会让几个人头出来。
嘉德丽雅离开之后,路德看了看手机,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麻衣。
麻衣正在吸着果汁,注意到路德的视线,扭头看了过来。
“去吧。”麻衣读懂了路德的想法,甜甜地一笑。
路德站起身,深呼吸,说:“我去看看希罗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