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227.那是祖宗分享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李长安警惕的看着她,“你……你想做什么?”
赵佳也警惕的盯着宁然,生怕宁然真的做出什么来。
如今,在三中里,有谁不知道宁然变成了个疯子,连赵子欣都敢往死里揍?
前段时间,宁然暴力拆了九班的门,也才修好没几天。
据说,九班班主任还天天盯着八班,生怕哪一天宁然回去了,再将他们教室的门给拆了。
宁然定定看李长安一眼,倏地笑了声,“赵佳有一点说的没错。我这人,挺小心眼的。既然你给我安了罪名,我总得坐实。”
不然,她多亏啊?
说完这话,宁然在他们二人不明所以的目光里,突然抬脚狠狠踹了李长安一脚。
李长安始料未及,又来不及防范,被宁然一脚就给踹倒,砰一声重重倒地。
那一瞬间,疼痛漫上四肢百骸,趴在地上的李长安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赵佳下意识尖叫出声。
“长安!”
他们在这走廊里,立即吸引了别人注意力。
不远处的医生护士见这边出了事,随即往这边跑过来。
赵佳慌得一批,听着李长安细碎的**声,都不知道该不该碰他。
宁然见状,冷笑一声,终于心满意足,转身离开,朝着医院食堂走去。
而慌乱中的赵佳见到宁然要走,差点气疯,“是她,是她动的手!大庭广众之下对病人动手,太过分了,快抓住她!”
过来的医生护士下意识循着赵佳指的方向看过去。
待看见那边的宁然,定睛瞧清楚人,浑身的皮顿时就紧实了。
那那那……那不是他们院长吩咐下来注意的人吗?!
连他们主任们在那姑娘面前都跟个孙子似的,他们哪敢动?
更别提拦着了!
那位是祖宗。
就有小护士忍不住板着脸道:“什么光天化日动手的,你这人是不是看错了?”
祖宗动手,哪有过分可言?
这两人别是得罪祖宗了。
赵佳:“???”
还趴在地上的李长安:“……???”
他们可能出幻觉了。
……
另一边。
宁然走了也就将李长安与自己抛之脑后,在食堂借地方做饭。
许玉珠与罗禾不放心宁然,怕她身体没好全,一起过来帮宁然打下手。
当然,她们是没想过自己掌勺的,因为她们两个人都知道,做的饭菜还不如宁然做的好吃。
罗禾甚至很感叹,“然然,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手艺,简直太好了。”
她以前吃多了山珍海味,不胜枚举,但要拿到宁然面前,罗禾觉得都不如宁然做的好吃。
奇就奇怪在这儿了。
宁然微微一笑,没说话。
能不好吃吗?
她学的是后世国际五星级大厨手艺,味道还有银镯空间的灵泉水加持。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227.那是祖宗相伴
不好吃就怪了。
许玉珠则因为终于能与许家人一起吃顿饭,显得激动不已。
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同许老爷子好好坐下来说话过。
这也是她时隔多年,第一次有机会同许老爷子坐在一起吃顿饭。
因此,许玉珠十分重视。
她也让宁然尽量做的最好吃,宁然一边做,她还在一旁努力回忆着印象里许老爷子的喜好。
宁然见她紧张,有点无奈:“放心吧。外婆,外祖父的喜欢,我可能比你还清楚呢。”
她好歹也做了小半个月的药膳 。
一开始,杨玉兰就跟许老爷子的喜好忌讳跟她说的一清二楚。
许玉珠那却已经隔了那么多年,还不一定记得清楚,自然不一定比她知道的全。
听见宁然那话,许玉珠呼出口气,目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你心里有数就好。外婆信你。”
到了吃饭时候,宁成晖和许玉珠,许保民一家,许老爷子,宁然以及罗禾,全都凑在了楼上病房。
一大帮子人围在一起,场面甚至显得有点壮观。
没有人比宁然还要了解许老爷子的病情了。
她又会做药膳,手艺众所周知的好,就干脆做了一大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药膳。
其中,宁然还特地根据许老爷子的喜欢,以及各类药材之间的药性相克做了菜色调整。
十分用心。
许保民和宁成晖两个大男人忍不住,带了一小瓶白酒。
宁然年纪还小,众人只让她喝时下流行的汽水。
其实宁然还调了果茶。
不过她现在的身体不太适合喝,就拿出来让许玉珠,罗禾与杨玉兰,还有许林喝了。
因着是多年来第一顿团圆饭,许老爷子又沉着脸闷不做声,气氛有些沉闷,众人也很拘谨小心。
宁然是一贯胆大不在意的,先开了口调侃许老爷子,将许老爷子气的不得不说话,又耐着性子没发火,许林就连忙插话调节气氛,说些家长里短的。
有他们开头,众人总算慢慢习惯,气氛逐渐正常。
只是许老爷子还是闷不做声,也不理人,偶尔被宁然噎到了,才恼怒着训话。
但许保民一家知道,许老爷子能这样,没有摔下筷子就走,已经是很出乎意料的好情况了。
就是这样,宁成晖和许玉珠也很满足。
能够近距离看到亲爹,许玉珠的眼睛都红了一圈。
这顿晚饭就在热热闹闹的情况下结束,已经挺晚,宁然好说歹说,才成功劝许老爷子住在这病房里。
宁成晖这时候其实已经同许保民喝醉了。
许保民没办法,就留在了病房里,许林则和许玉珠送宁成晖回去,杨玉兰留下来照顾许老爷子。
而宁然,就送罗禾回家。
她不放心罗禾,罗禾同样不放心她。
宁然送罗禾到家后,罗禾因为怎么都不放心让宁然一个人走夜路回去,想留宁然在她家过一晚。
其实,在认识宁然后,罗禾和梁正英就已经在自己家里额外收拾出了一间卧室,为的就是哪一天要是宁然有事留宿在他们家,也能有舒服地方睡。
他们早就把宁然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宁然心里一暖,但她实在不放心喝多了的宁成晖,想回去给宁成晖针灸,免得宁成晖第二天早上头痛。
这话,宁然是肯定不能跟罗禾说的。
就在宁然头疼要怎么说服罗禾的时候,宁然眼尖,瞥到不远处拐角,那边似乎站了一个人。
那人身形高大挺拔,挟裹着一身冷寒,仿佛与暗色融在了一起。
但宁然偏偏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愣了下,顿时反应过来,眉梢眼角都染上笑意。
转头对罗禾说:“师娘,我朋友来接我了。”
“什么?”
罗禾怔了下,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