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第2567節 地窖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等到安格尔问完最后一个问题,收回魇幻之力时,马秋莎的双眼一翻白,便晕倒在地。
周围的迷雾也逐渐散去,小男孩科洛第一时间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母亲。
在这里生活的日子里,科洛见多了死亡,也知道死亡就代表了永别。他最崇拜的是作为“英雄”的父母,但最害怕的也是有一天收到父母的死讯。
而现在,科洛看着面色泛白,“惨死”的母亲,瞳孔倏地张开,几乎瞬间,情绪便崩溃了。
科洛之前非常害怕对面的那几个人,可此时,他仿佛忘记了胆怯,挥舞着毫无杀伤力的木剑,朝着众人冲去。
“你们杀了妈妈……我要杀死你们,杀死你们!”
眼睛泛红的科洛,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可在众人眼中,更像一只嗷嗷奶叫的小猫。
不顾一切的冲刺,换来的是人仰马翻。
一只淡蓝色透明的大手,挡在了科洛的身前,没有注意到的科洛,直接被弹飞摔落。
可纵然摔倒,科洛还是忍着痛苦站起身,想要第二次冲过来。
不过,安格尔没有给他机会,魔力之手直接将他披风拎了起来,四脚乱窜的小孩,被拎在了空中。
“你母亲没死。”安格尔平铺直叙,没有说任何废话,然后将科洛丢到了马秋莎的身边。
科洛在发狂的状态下,并没有听清安格尔说了些什么,不过,当他落到母亲身边,看到母亲的胸口还在起伏,科洛终于“醒”了。
刚才的爆发耗尽了科洛的意志力,他此时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只能瘫坐在地上,看着母亲苍白的脸色,默不作声的流着泪。
“我之前说过,这种不乖的小孩,挨几鞭子就好了。你还非要跟他解释,有什么解释的?”多克斯对着安格尔一阵嘀咕。
安格尔只是疑惑的看了多克斯一眼:“你果然在学茉笛娅吧?”
顿了顿,安格尔继续道:“他又没有错。”
在安格尔看来,科洛并无大错,哪怕科洛表现出了愤怒,但一切的缘由不还是他们找来才造成的么?所以,他们才是打破平衡的一方。
不过,安格尔虽有自省,但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会考虑别人的立场,来做出是战是和的选择,但在这之前,他首先考虑的依旧是自己的需求。所以,他才会毫无压力的对马秋莎使用类似催眠的魇幻之术。
如今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
“马秋莎的话,你们刚才也听到了。英雄小队一共有三个秘密聚集地,也代表进入地下迷宫的通道有三条。但英雄小队的人都只是在表层活动,没有踏入过深处,所以具体哪一条能抵达目的地,我们还要再试试。”
顿了顿,安格尔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了眼多克斯,又道:“目标地如无意外,对应的是以禁区为中心,囊括了三区、四区,还有……附近的一些地域。”
安格尔也不了解这里的具体分区,只能先拿知道的这几个区来说。
“其中,第一条通道入口是在三区西南方向,这条通道连接了二区与三区,这个距离目的地有点远,我个人觉得可能性比较小。但英雄小队不敢深入,所以也不排除,它到了三区还有其他分岔路。”
“第二条通道在三区北方,是英雄小队最初抵达第三区的目标,据马秋莎说,他们从某个濒死的冒险者嘴里得知了这条入口的存在,里面据说有黄金与还未彻底腐朽的古董,但同时也有未知的危险,英雄小队的人,最近几乎都在第二条通道附近扎根。我个人觉得这里的概率比较高,因为地下通道出现黄金与古董,意味着靠近当时的地下官方机构,而我们去的目标地,距离官方机构不远。”
“第三条通道……”安格尔看了看地窖正对面的那堵墙:“就在这墙后面。按照马秋莎的说法,这墙后有一个地下通道,直通一个大型地下建筑,类似斗兽场。但里面没有魔物与机关威胁,被英雄小队用来当休息处与后勤补给点。”
科洛之所以出现在地窖里,就是从后勤补给点出来,等待母亲马秋莎的回归。
“不过,他们也没有在里面发现其他通道,可能是条死路。但一栋单独的地下建筑只有一条出口,这点很古怪,我感觉里面或许藏着其他的通路。”
安格尔简单分析的三条通道信息后,将目光看向多克斯:“多克斯,你怎么看?”
多克斯一脸狐疑:“我能怎么看,你不是都分析了吗?”
安格尔:“我的意思是,你觉得我们该走哪条路?”
多克斯下意识的回答:“我怎么知道……你该不会又把我当预言巫师用了吧,我说了,我的灵感只是比其他巫师出现的频率高,还没有到你想的那种高度!”
安格尔却是不置可否的撇撇嘴,多克斯显然是陷入了迷障,其实他的灵性感知已经有天赋雏形了,之前几乎每一次的正确选择,都是多克斯无意识间推动的,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安格尔也不点出来,这种迷障他若是说破,反而可能造成反效果。只有多克斯自己看透,才会让这天赋,真正的显形。
安格尔看向瓦伊手里的石板:“黑伯爵大人有什么建议吗?”
黑伯爵:“我只是一只鼻子,不是一颗脑子,这种问题不要问我。而且,我的幸运抉择已经没有次数了,还是你们来决定比较好。”
黑伯爵特意将“你们”这个词,语气说的很重,显然,黑伯爵也发现了多克斯的情况以及他的迷障,否则,他直接说“你来决定”就可以,不用特意加一个“你们”。
“你们”的意思,就是让多克斯做选择,安格尔来做决定。
多克斯并没有领会黑伯爵的深意,他还低声的吐槽着:“我才不信你那么轻易就将这个大杀器用完了。”
黑伯爵:“我说用完了就是用完了,你是在质疑我吗?红剑小子?”
多克斯赶紧摆手:“我信我信。我的意思是,黑伯爵大人肯定还有其他的底牌足以指引我们的方向。”
作为多克斯的老友,瓦伊也帮腔道:“多克斯肯定没有质疑大人的意思。”
黑伯爵懒得理会已经沦为工具人的瓦伊,只是施展了一下能量威压,震慑了一下多克斯,然后转而对安格尔道:“别浪费使劲,如何做决定,实在不行就一个个来。”
安格尔:“这样吧,我们按照现在的站位,从左到右的顺序,来投票表决。”
如今的站位,从左到右:卡艾尔、瓦伊、多克斯、安格尔。
安格尔说完后,看向黑伯爵。
黑伯爵自然领会了安格尔的意思:“虽然很蠢,但这也算是个办法,就这样吧,不过我要排到最后。瓦伊的票,不算我的。”
“既然黑伯爵大人也觉得可以,那就这么做吧。黑伯爵大人作为压轴也没问题,最后表决。”安格尔:“对了,为了不让你们受到其他人的投票影响,我给你们每人都建立一个单向的心灵系带,连接你们,你们只需要在心灵系带里说出想投的票即可。”
“最后,不可弃票,哪怕随机选择也不能弃票。”
话毕,安格尔给建立了心灵系带,以自己为中心,连接上了众人。
“好了,开始投票,先从卡艾尔开始。”
安格尔看向卡艾尔,很快,连接卡艾尔的单向心灵系带,就传递过来了一条信息。
“第二条。”也就是三区北边那条,疑似藏有黄金与古董。
安格尔不作评价,看向第二个投票人瓦伊,瓦伊给出的也是“第二条”选择。
终于,都了关键点,安格尔看向了多克斯。
其他人的选择都不重要,甚至都没听的必要,之所以安排这样投票,就是想听多克斯是怎么说。
“我不知道。”多克斯那边传来吊儿郎当的声音。
安格尔:“不知道就随便选,等会每个人报出投票,哪条通道多,就去哪条。”
多克斯皱了皱眉:“真麻烦,那就先地窖的这条吧,我懒得跑路。”
安格尔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黑伯爵。
黑伯爵并没有给出投票,而是直接在心灵系带问道:“走哪一条?”
安格尔:“地窖这条。”
黑伯爵表示明白,然后就不说话了。
安格尔这才看向众人,在众人猜度的目光中,安格尔缓缓道:“大家都已经投完票了,现在我来一一报出各位的选择,相信是不是真的,大家心里有数。”
“卡艾尔,选择第二条入口。瓦伊,选择第二条入口。多克斯,选择了第三条入口,也即是地窖的入口。”
顿了顿,安格尔:“我自己没有什么倾向,但地窖比较近,可以先从近的开始探索,所以我也选择第三条入口。”
“至于黑伯爵大人,他的选择和我一样,也是走地窖。”
黑伯爵冷哼一声:“都说了哪一条都有可能,肯定先从近的开始。舍近求远的,也不知道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黑伯爵的讽刺,也证实了他的确选择了地窖这条路。
只是,瓦伊和卡艾尔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毕竟,他们选择的是“远”路。
“结果出来了,三比二,那就先走地窖这条吧。”安格尔作出最后拍板。
众人也没有意见,这是投票选出来的,多的赢,那就跟着多的走。
只是多克斯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走到安格尔身边,低声嘀咕:“怎么我们三个都选择了地窖?”
“学徒们都很有干劲,想要先从最有可能的开始。而我们则比较务实,选择先就近开始,这很正常。”安格尔道。
多克斯:“真的是这样吗?”
安格尔:“当然是这样。不过看在小小金的份上,你如果要变票,那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安格尔的这句话,甚至没有得到黑伯爵的反驳,显然,黑伯爵也默认了多克斯可以变票。
毕竟,未来不是单线程的,说不定多克斯的变票也在灵感的范围内。
至于多克斯变票后,安格尔如何自圆其说,那也不用担心。多克斯变票,无外乎就是第一条和第二条入口。
选择第二条入口,依旧是3比2,那么还是按照多克斯的选择走。
假如多克斯选择了第一条入口,就变成2比2平,多克斯是独立票。安格尔到时候就会说,平票的话重新投票,或者有没有其他人也想变票。
反正理由多的是,最后都跟着多克斯选择走就是了。
多克斯:“我真可以变票?”
安格尔:“你想变没人拦你,说吧,要变票就赶紧。”
多克斯想了想,最后还是摇摇头:“算了,还是从地窖开始吧,毕竟这里比较近。”
安格尔点点头,没有再理会多克斯,而是走向了墙壁,按照马秋莎所说的方法,准备开启机关,打开进入地下据点的通道。
多克斯则是站在原地,看着安格尔的背影,默默的思索着:怎么总感觉被人盯上了?难道是我的错觉?
多克斯摇摇头,算了,反正没感觉到恶意,就这么着吧。
打开通道的方法很简单,依旧是柜子后面的那条线,这条线若是斩断,会放出排弩陷阱射杀敌人。但只要不去斩断线,而是轻轻拉一下细线,则触发了内部的机关,可以露出隐藏的入口。
果不其然,安格尔按照方法轻轻一拉细线,墙壁缓缓震动,一个小门就露了出来。
“这个机关看上去不像是近代的产物,应该还是花园迷宫成为废墟前的机关?”常常研究遗迹的卡艾尔,蹲在小门前,仔细的打量着机关设置。
“如果真是废墟前的机关,你们想想,上面是一个民居,下面地窖却隐藏了一条通道,通往不知名的地下建筑。这有没有可能,是当初花园迷宫里的反派,譬如一些魔神教派的信徒一类的?”
卡艾尔猜度着,畅想着,脸上带着明显的向往。
安格尔不懂卡艾尔此时为何会出现向往的情绪,但大概了解了,卡艾尔为何会喜欢探索遗迹了。
或许,他是一个追逐历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