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9、大道無形展示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韩啸的话,让对面几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天下道门魁首的无极观,说灭就灭。
这等霸气的事情只有人皇干得出来。
可面前这位,竟然说与他有关。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9、大道無形閲讀
那言下之意是,自家的白乐宗,也是说灭就灭?
“有请贵客。”
就在此时,山上有声音传来,一位身穿道袍的白须老者飘然而下。
罗九生往韩啸身前一站。
“拜见老祖。”
那些白乐宗的人忙躬身施礼。
“在下白乐宗上代宗主秦汉,请宗师与罗道友上山一叙。”
白须道人面上带着笑意,看向那几个白乐宗弟子道:“你们怠慢贵客,自去面壁思过吧。”
几人闻言,只好一躬身,然后退走。
虽然知道这只是当面表演,韩啸也不在意,轻笑一声道:“那我就叨扰了。”
随着这秦汉道人上山,白乐宗看上去还不错。
到处是鸟语花香,很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景致。
“宗师,我若说,我白乐宗是冤枉的,你信吗?”
与韩啸同行,秦汉苦笑着问道。
近来时日,不管是之前有交情的 还是没有交情的,都来白乐宗问玉流县方一三家中事情。
白乐宗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
后来才知道,那方一三一家,是因为自家宗门缘故而破灭。
本来这种事情,对修行宗门来说不算什么。
可有一位宗师出头,并且写下“相逢何必曾相识”的诗句,顿时,这事情就大了。
白乐宗也是有苦难言,秦汉正头疼,没想到今日韩啸亲自前来。
“前辈,你这么说容易,可想过破家的方一三。”
韩啸的话让秦汉一愣。
“呵呵,此事容易,我白乐宗出面,让那方家再起就是。”秦汉摆摆手道。
“那,你们赔的起他们的妻离子散?”
韩啸顿住脚步,然后淡淡道:“赔的起他们错失的这些时光?”
秦汉微微变色,沉声道:“不过是些凡人——”
“对,就是些凡人!”
韩啸看着秦汉,满脸冰冷。
“这世上,若无这些凡人,你以为天道会垂怜?”
“这世上若是没有这些凡人,世间没有了道义,何来修行?”
韩啸的话让秦汉面上一红,他冷哼一声道:“果然你们儒道都是这般迂腐。”
韩啸轻叹一声。
后世时候,天下不分仙凡。
所有人都是勠力同心,只为活下去。
可此世,仙是仙,凡是凡。
他知道,若是等有一日,人皇将仙庭高举,那凡人,就真的永远是凡人了。
“既然你们这么看不起凡人,那你们就去做仙人吧!”
韩啸转身就走。
优美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39、大道無形
秦汉不知他的意思,但也没有送一程的想法。
韩啸走到山脚,看着山上的流云沉吟片刻忽然道:“我要在此留诗。”
留诗?
一旁的赵晨安赶忙将纸笔送上去。
韩啸提着墨笔,一步步走到山壁之前。
“大道无形,难言难说,世人不晓其根。
……
都成道,九天之上,塞满玉皇庭。
何须开辩利,休穷周易,罢讲黄庭。
真清真净,心上要无尘。”
随着他诗句写完,天地之间一道冲天的烟柱升起。
这烟柱化为无形大手,将韩啸面前的整座大山拔起。
韩啸看着这山被带上九霄,然后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站在他身后的罗九生与赵晨安一个哆嗦,连忙跟上。
真给人家的山门扔天上去了。
————
“大道无形,大道无形……”
皇城大殿上,人皇低语,身旁的许诸低着头,不敢出声。
“许诸,召在京的三品以上军将来见朕。”
忽然,人皇姬无疆一声高喝。
许诸连忙躬身出去,等大半个时辰后,大群军将络绎而来。
“拜见陛下。”
上官春秋领头,其他人跟在后面给姬无疆行礼。
姬无疆默默看着面前这些跟随他数十年,甚至有百年的军将默然不语。
“陛下,可是有战事?”上官春秋看到姬无疆表情,微微一愣,然后连忙出声。
他从未见人皇有如此表情。
人皇贵为天下第一人,怎么会有如此犹豫不决之时?
“你们说,朕能长生吗?”
姬无疆一句话,就将在场所有人镇住。
这话,怎么接?
世间有传言长生,可没见过。
都说人皇已经超越仙凡之隔,成为长生者,可谁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陛下,若你想长生,需要微臣做什么,微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上官春秋高呼一声。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所有军将都连忙跪下,高呼。
“在所不辞?”姬无疆看着所有人,又是沉默。
许久之后,他淡淡道:“都跟朕来。”
说完,他伸手一挥,一道金光将所有人罩住,然后化为流光直上九天之上。
“轰——”
先是青条山飞天而去,又是皇城中流光飞天,一时间,中州四处都是仙人之言。
看着那流光消失在天际,陶浩然轻叹一声。
该来的,终究会来。
姬无疆带着百余人,直上九天,穿破天际的云障,来到界外。
“那,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界外,看到界外情形,全都瞪大眼睛。
界外之地,九天之上,竟是有无数身影。
一队队身着流光战甲之人在天际飞舞。
高处,一座座庞大的浮空山脉,如长龙一般悬浮。
“这,这些都是仙卫?”
上官春秋低声问道。
姬无疆不答,金光包裹众人依然往前飞逝。
“轰——”
再往前,已经穿过那些浮空山,一阵阵巨响传来。
“快,邪魔要上来了,随我杀过去!”
“堵上,随我堵上缺口!”
“重整队形,再战!”
……
那昏暗天际,无数的身影冲向前方。
在远方,无尽的魔气升腾。
“那是,苏门将军?”
忽然,有人高呼一声。
精武卫大将苏门,三十年前战死。
那边之人似有所觉,转过脸,然后微微一愣。
“陛下,诸位老兄弟,等我堵上前方的缺口,再回来相见。”
说完,苏门高呼一声,身上冲天气血化为一头白虎,领着身后战阵,冲向魔气升腾之地。
“轰——”
轰鸣声传来。
片刻之后,一身战甲破碎的苏门,手中提着一头数丈长的狰狞邪魔尸身道:“陛下来的正是好时候,我斩杀了一条黑水魔蛇,刚好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