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07o优美都市言情 踏星 起點-第兩千四百六十六章 瘋子渡劫推薦-janfu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恢复星源宇宙肯定是必要的,但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增加些什么会更好。
那时他想起了痕心那些人说过,道主,有着特殊的意义。
“道主的意义?”,命女诧异看着陆隐,“为什么问这个?”。
陆隐道,“既为道子,将来一旦成祖便是道主,难道不应该知道?”。
命女点头,“应该,可惜,我们也不知道,别忘了,我们只是半祖”。
“三叔不知道,痕心不知道,连你也不知道?”。
“我虽是命运的弟子,但不达祖境,有些事永远不可能知道,我们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道主对于一片大陆有着非凡的意义,有些事唯有成为道主才有资格知晓,但究竟什么事,没人告诉我们,如今已经不是天上宗时代,就算你成为道主,那些事也不会有人告诉你,其实道主这个身份已经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了”。
陆隐看着命女,她说的很真挚,话也在理,不管道主应该知道什么,没人告诉他,他上哪知道去?
但如果连被告诉的资格都没有,不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吗?
贤者的无限旅途
召喚三國萌將 昊天狂生
“你想成为道主?”,命女问道。
陆隐道,“你觉得呢?”。
命女深深看着陆隐,“不知道”。
“不知道?”,陆隐看着命女,她的态度很奇怪,什么目光?嘲弄?不屑?还是什么?无知?
“你到底知道什么?”。
命女道,“师父曾经说过一些话,我可以告诉你,但”,说到这里,她顿住了。
陆隐知道她在想什么,“命运之书不会给你,但我可以告诉你另一本命运之书的下落”。
命女挑眉,“另一本命运之书?”。
陆隐点头,“不错,另一本命运之书,持有它的人连半祖都不到,告诉你,你自己去拿”。
命女盯着陆隐,“我们醒来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对于道子我也很了解,如果能拿,道子你早就拿走了,连你都拿不到,应该在四方天平手里吧”。
世界第一的玛丽苏殿下 清影
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 米粒白
“不错,我的身份注定不能出手,你不同,身为命运传人,抢回命运至宝很正常,就算被白望远他们发现,我也可以保你”,陆隐道。
命女沉思了一会,“如果我拿到,书就是我的”。
“可以”,陆隐毫不犹豫答应,与其留在白仙儿那,不如给命女,他、希望命女跟白仙儿好好斗一斗,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吃素的。
命女不蠢,直接猜到四方天平,甚至已经大概猜到是谁了,但要从陆隐口中得到答案才行,她回想了一下,“你听过始祖,三界六道,九山八海,这些名词自从我们醒来后出现了太多,可你了解三界六道有什么区别吗?”。
“三界六道?”,陆隐疑惑。
命女道,“三界与六道,是分开的,姑且不论战力上谁强谁弱,有一点,唯有少数人知道,就连陆不争,冷青,彩儿他们也未必知道的,那就是”,她面色肃穆,“三界永远取代不了六道”。
“什么意思?”,陆隐问道。
命女道,“何为六道?道在前,路在脚下,一个人获得道运加身,便为道主,而这所谓的道运,师父没说,但我猜应该就是始祖之剑”。
“六道,掌管六片大陆,成为道主会知道什么隐秘我不清楚,师父也没说,但想成为道主,通过师父的只言片语,我分析必然与始祖之剑有关,每一片大陆都有道源宗,始祖雕像内都有始祖之剑,为什么三界没有?唯有六道掌控?为什么始祖亲自担任第一大陆道主?就应该跟始祖之剑有关”。
“唯有六道道主才能执掌始祖之剑,而始祖,可控制全部的六柄剑”。
“所以你的意思是谁能控制始祖之剑,谁,就可以成为道主?”,陆隐问道。
命女看着陆隐,“我知道道子可以触碰始祖之剑,但触碰,不意味着控制,我师父肯定也能触碰始祖之剑,但她永远不是道主,我们之所以承认你为道子,既是因为你借助辰祖力量,执掌第五大陆,也因为始祖之剑承认了你,也仅仅是承认,你能直接用始祖之剑穿梭时空吗?可以凭始祖之剑感应其它五柄剑的下落吗?不可能”。
陆隐看向凝空戒,不错,自己确实不可能控制始祖之剑,始祖之剑可以带人穿梭时空,看到过往,他数次想使用这个功能,却毫无头绪。
“你怎么确定道主就能掌控始祖之剑?”,陆隐问道。
命女道,“不确定,始祖与三界六道都没了,曾经的一切只能推断”。
“如果没人能掌控始祖之剑,第五大陆永远出不了道主?”,陆隐反问。
命女好奇,“道主这两个字有那么重要?”。
缘难尽爱相随
陆隐也不知道,但如果不成道主,执掌第五大陆总感觉名不正言不顺,而且三叔陆不争也说过,道主,很重要,他倒想看看一旦自己被所有人承认为道主,究竟会发生什么。
命女走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白仙儿,命运之书有一本,在白仙儿手中。
陆隐不仅告诉她这个信息,还允许她找补天,两个人联手对付白仙儿。
而他则找来了第二夜王。
“道子”,第二夜王如今态度摆的越来越正,看陆隐目光带着恭敬与臣服。
如今的陆隐即便不借助任何外在力量,也可以轻易碾死他。
“帮我传一个消息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陆隐目光幽然,看向科技星域方向。
很快,第二夜王走出正殿。
第二夜王刚走出去没多久就又返回,脸色难看,“启禀道子,除星空第十院,其余所有星空战院摘星楼皆在刚刚被摧毁”。
陆隐目光一凛,抬脚跨出,消失于天上宗。
同一时间,内宇宙,一片流淌着蓝色光芒的星河内虚空突然扭曲,出现了巨大的足以承载星辰的光环,一枚枚光环形成如同岁月长廊一般的形态,压向一艘巨大的战舟,正是星空第十院。
圆环之外是一个老妪,面色苍白,“区区废弃之地真有能拦老身内世界的星使?敢拦就试试看”。
第十院内,观雨导师,沙海导师等人齐齐冲上去,双手托举,想要将圆环推出去,后方,界域导师抬手,想以星源组成导流图,但却一口血吐出,摇摇晃晃跌落,而观雨导师几人同样跌落,并未接触到圆环。
他们是因为体内星源逆转而受伤。
老妪冷笑,目光始终盯着第十院观雨台外巨大树木之上的那道颓废身影,刚刚她正要摧毁摘星楼,就是此人疯疯癫癫出现,一掌把她推了出去。
来之前已经有人警告过,出手机会只有一次,稍有延误,面临的可能就是陆小玄的杀机,所以她才直接使用内世界,想要连第十院一起毁掉。
圆环内世界一旦降落,足以将整艘战舟粉碎。
第十院,巨大的树木之上,疯院长就这么站着,任由圆环落下。
摘星导师目光龇裂,急速冲来要把疯院长推出去,众多第十院学生绝望看着圆环落下,无能为力。
这时,疯院长缓缓抬头,目光依然那么浑浊,头顶突兀出现了一个黑洞,然后不断扩大。
老妪瞳孔一缩,内世界急忙消失,“源劫?”。
界域导师,观雨导师,财老等人都懵了,院长渡源劫?怎么回事?他不是疯了吗?自从疯了后就再没渡过源劫。
一个疯子也能渡劫?
疯院长抬头,望着源劫出现,笑了,然后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直接冲向源劫黑洞。
老妪张大嘴,疯子。
修炼者渡劫她见的太多,身为半祖,自己也渡过多次源劫,但从没见过有人冲向源劫黑洞的,那里面深不可测,除非是疯子,否则谁会冲进去?
财老,观雨导师等人大喊,想要阻止疯院长。
疯院长发出狂笑,“是你们引起的战争,你们,你们,哈哈哈哈”,巨大的笑声仿佛在嘲笑源劫。
万古狂神 冷风
摘星导师震撼,“这是第八次源劫,他终于要突破八次源劫了,但”。
八次源劫,代表了星使巅峰。
谁也没想到在第五大陆星源宇宙近乎废掉的情况下,疯院长居然在渡劫,怎么渡?如何渡?没人知道。
老妪看向第十院摘星楼,不需要管那个疯子了,必死无疑,她要考虑怎么摧毁摘星楼。
狂少的惹火寶貝 松子糖
豪门独宠之千金冷妻 撩人的小妖精
tfboys之三生彼岸花
疯院长不断接近源劫黑洞,所有人都看着他飞蛾扑火,从没有人听过有人能进入源劫黑洞,即便有,也死了。
忽然的,源劫黑洞忽大忽小,原本应该是顺时针旋转,此刻却突然逆时针旋转,应该降临的源劫也莫名消失,看的众人呆滞。
老妪呆呆望着,什么鬼?
魔武風神 情殤孤月
源劫黑洞的异常也带动了周边空间异常,疯院长明明在往上冲,却变成了往回落,时而又继续朝上冲,根本不受控制。
界域导师惊讶,“星源宇宙出了问题,连带着源劫也出问题了”。
财老呆滞,“还有这种事?”。
谁能想到有一天星源宇宙会出事,自然也不可能想到源劫黑洞会出事,因为源劫,本就来自星源宇宙,既然星源宇宙出了问题,源劫自然也会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