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96c精彩絕倫的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討論-第一百三十五章 終局-4ilvv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刘知远那只幻妖仰天切齿:“公孙玖,你果然不在东林!”
公孙玖的声音平静回应:“彼此彼此,元首也没有在去劳军的路上。”
一问一答之间,无数道射线从高空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齐齐落在元首府上空广布的太极虚影之中。
太极两仪,不知道在这些千棱幻妖的体系中是如何理解。
在夏归玄的仙道体系,是阴阳。
在人类的哲学体系,是矛盾与统一。
在科技侧,是正负离子,是光暗能量……是可分解可还原的。
物质可以分解,人体可以分解,能量也可以分解。
如果身处阵中,他们没有办法发挥,小九都要学习怎么破阵;但若处于阵外,面对一个固定的阵法结构,那就是靶子。
唯一的问题就是,银河战舰够不够能力去分解太清级别的能量?
本来或许不太够,银河战舰没有发展到这种威能层级。
但如果当构建阵法的核心——暗影凝珠和九华光镜的前主人,自己对科学家们把这两颗阵心的所有构成都分解模拟得详详细细之后,那就真够了。
这是真“内鬼”。
只是刹那间,阵法的作用就开始土崩瓦解,两只幻妖互相环绕的阴阳加持开始消退,合击如太清的战力已不复有,开始向两个无相巅峰各自为战的态势转变。
“怎么可能!”刘知远失声喊了一句,立刻道:“阻止射线!”
一黑一白两团巨大的圆形能量冲向天空,如同两轮黑白色的太阳,绕着玄奥的弧线,向虚空中的银河舰队接近。
可以判断得出来,黑白球将汇合在旗舰面前,然后产生星辰爆裂的能量,不说能否炸毁舰队,至少要将舰队的攻击模式转移,不再释放分解射线。
他们也不敢忽视夏归玄的存在,几乎与此同时,下方阵眼里再度冲出了螺旋之光,眨眼就到了夏归玄面前。
但衰减了的能量就是衰减了的。
黑白球刚刚离天,一个大鼎就出现在面前,将二者同时兜在里面,继而开始旋转、炼化,过不多时,黑白球都消失不见,就剩一缕青烟飘出了鼎外。
夏归玄本命之宝,禹王鼎。
而夏归玄随手丢出一柄飞剑,荧光闪烁,直冲螺旋之光。
夏归玄新炼法宝,钧台剑。
“轰”地一声爆响,远在下方的大地都开始动摇,银河舰队居然齐刷刷向后漂移了数十公里。
这是三道太清之击,被夏归玄一人抵御。
烟雾之中现出他的身影,如同尘雾之中走出的魔神。
“破阵由他们负责,打人由我负责。”夏归玄拍了拍手,一鼎一剑环绕身边:“趁着阵法还没瓦解,你们还有大招赶紧放,说不定还真能对我起效果。等再晚一点,阵法威力再弱一点,那时候你们可以自裁了。”
刘知远深深吸了口气,神色极为凝重:“阁下既然动用了本命之宝,当知其实刚才自己也非常危险,不说陨落,至少可能重伤,对不对?”
夏归玄失笑:“话是如此……挡住了就是挡住了,我一丝伤势都没有。借人类战舰的合作并不羞耻,非说我也扛得危险,难道能证明你赢了?”
刘知远摇摇头:“只是想告诉阁下,连和我们为敌,阁下都要借助人类的帮助。而千棱幻界之中,我们不过普通幻妖。阁下既知千棱幻界之名,一定要和我们不死不休?何况阁下也应该知道,我们利用的不过是此星生命自己的贪婪不知足,与狐王试图引诱人类长生之念并无二致。”
夏归玄笑笑:“都是打架,我孩子们自己打成一团和被外人打一巴掌是一回事?”
仙剑恋情之云婷传 风雷之刃
刘知远:“……”
再也不向往远方
僵屍愛打劫
夏归玄淡淡道:“至于你千棱幻界……你们找得到破解位界之隔的办法再说吧……是不是很气,时之梭、空之棱,被狐王藏起来了,你们杀了她都没找到?否则你们不仅可以加速破开此界,连带着这个阵法也会变得更难缠,人类的射线很难绕过时间的变幻。”
刘知远有些冷笑,没说话。
夏归玄笑道:“是不是想说你们知道时之梭和空之棱藏在哪里?不就是丢入宇宙虚空结果被泽尔特的魔神得到了嘛……你们勾结泽尔特,希望它入夏京,还不是为了坑死它,从它那里取宝?结果被我们破坏了,还很不服气呢对不对?”
刘知远终于微微色变。
“怎么,是不是很困惑,明明这一战你预测到了神裔父神会参与,明明已经勾结了那个暗魔,说你会拉扯住我,让它暗中通过空之棱传送此地,还有另一个神裔长老在接应呢……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来?”夏归玄叹了口气:“你东拉西扯,连战舰在瓦解阵法都不顾了,还不就是为了拖这个时间么……”
刘知远骇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異世之東方黑龍 瞑黯
“当我去寻商照夜,发现暗影凝珠的出处是那只三头犬诞生之地,可此物却在夏京……我就知道神裔内部之所以一直打个没完,就是因为早有被寄生者,一调查不就出来了么?”夏归玄冷笑:“你以为你们在对付焱无月的时候,我为什么有事来晚了?”
位界空间最乱之处,空间之源,原先放置时之梭的地方,商照夜魂渊双战暗魔,将它死死堵在空间裂隙之外。
它们的身后是另一位神裔无相的尸体,早已失去多时,阳神都被夏归玄扬了。
夏归玄正在冷笑:“你们气狐王乱丢东西……但我更气……因为这些是我的东西,你们还没完了!”
说到最后,声色俱厉,似有黄钟大吕在幻妖耳膜敲响,魂海之中骤起滔天巨浪,仿佛灵魂缺失了一角,连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
对方扯淡是为了拖时间等外援,夏归玄扯淡是为了等战舰射线持续瓦解阵法,到了此刻,夏归玄终于失去了和对方慢悠悠嘴炮“破案”的兴致,发动了致命之击。
江湖喜事
太清之战,其实已经很少动用术法和武力了,那苍龙一拳,泄愤的意义更重,真正打起来并不需要挥拳。
神魂之击才是最直接的,法则交锋才是伤害最狠的。
毒妃宠之庶女翻天
苍龙星域的天道之下,音之法则。能扛就是能扛,不能就是不能。
一喝之下,两只幻妖同时七窍流血,形貌凄厉绝伦。
实际上……它们根本不是无相。它们始终只能依赖阵法,甚至不敢离开范围。当阵法被瓦解,它们又拿什么扛夏归玄?
“你们这么弱,却玩弄了人类神裔这么多年……这群娃让我有些失望……”夏归玄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战舰,忽然又笑了:“不过好歹有个公孙玖……说来这件事情,即使我不参与,你们也不一定能赢下公孙玖。因为你们毕竟只是一抹影响极其微薄的寄生,自己本体根本过不来,只能玩弄阴谋诡计,连宝物都得借用我的……在战舰面前都是笑话。”
说着又叹了口气:“你们以为这一次对公孙玖发动了全方位的打击,却也没有想过他居然也会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策划雷霆兵变,战舰都已经开到你家门口了,你们还在慢悠悠捉他的人玩栽赃政斗的把戏……当你们暴露了邪恶的外形,原先犹疑的军心再无疑虑,他还真能一举代夏,也就是可能会有很惨痛的伤亡代价吧。”
刘知远有些艰难地呕着血,虚弱地道:“我确实不知道他是如何避开元帅的军队,甚至不知道他是用什么理由调动的银河舰队听他的命令埋伏夏京上空……也许这背后确实有他的一些特殊的筹划……但没有得你之助,他甚至未必会兴起这种想法,只能被动地跟我们玩政治斗争,最终输的只会是他。”
夏归玄笑笑:“也许。”
刘知远眼里闪过恶意的光:“你可知,如今他可谓君临大夏,不会愿意头上压着一个神灵,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夏归玄抬头看天:“是么……其实……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