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mb5精品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txt-第八百六十六章 天空棋盤相伴-84cz3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抱歉,看来我们结束的不是时候?”
卢娜看了一眼正把艾琳娜压在身下的赫敏,扬起眉毛轻声说道。
注意到旁边的光壁破裂,赫敏原本那些勇气如同潮水般飞快地退去,女孩松开压住艾琳娜的双手,慌慌张张地从白毛团子身上坐了起来,开始摸索床边还未看完的书籍。
只不过,还没等赫敏重新拿起那本《魔药之书》,她身后忽然响起了艾琳娜的声音。
“不,你们结束的正是时候——”
艾琳娜摇着头,朝她们皱起眉头,语调微微一沉。
“或许,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了,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是说,施展二元倒回改造架构魔法在房间里创造出独立空间……一个房间三个区域,有必要这样吗,汉娜?”
她的目光越过卢娜·洛夫古德,看向正在收拾棋盘的那只铁憨憨。
相比起另外三只有可能说谎的小女巫,汉娜·艾博显然更适合作为突破口。
“我——嗯——唔,好吧,我也觉得这样不大对,但是……”
汉娜慌张地说,看了眼坐在艾琳娜身边的赫敏,“唔——格兰杰说,既然我们不愿意听她的建议,又时不时吵吵闹闹,为什么不想个大家都能清静的办法。总之,就这样。”
星际之萌妹来袭 秦悠然
“嗯,这确实是我说的,因为你们完全是在瞎玩——”
赫敏平静地说道,没等艾琳娜回过头,便接着汉娜的话继续说道。
“显而易见,巫师棋其实就是会动的国际象棋,但凡稍微看过几本相关的棋谱,你们也会明白自己的下法甚至连个初学者都不算不上——呜呜——痛——”
皇上shi开—本宫只劫财
“行了,我知道了,少说两句吧!”
艾琳娜面无表情地收回劈在赫敏脑门上的死亡手刀,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卢娜。
“所以说……卢娜你就顺着这俩笨蛋的意思,施展幻象魔法,在你们三个人周围划出一块安静的小空间下棋,让赫敏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地在床上一个人看书喽?”
组织部新来个年轻人
“差不多就是这样,”卢娜说,看到艾琳娜阴沉的脸色,撇了撇嘴,“至少这样一来,大家不会吵架。况且,艾琳娜你有时候不也是这样么,譬如说刚才写作业的时候——”
她是苏微央
“这么说,你们还达成共识了?嗯哼,你们几个——”
艾琳娜的目光在房间里缓缓扫过,眯起眼睛,冷笑着哼哼着。
仔细想来,除了汉娜·艾博外,赫敏·格兰杰和卢娜·洛夫古德本来就有一些自闭儿童的性格,倘若不是“同病相怜”的丹妮洛娃,或许刚才的小隔间会更多。
至于出身于科学世家的小钥匙,更是不可能指望她能有什么外向活泼的性格。
艾琳娜忍住直接动手镇压的冲动,抱着手臂,温柔地说道。
“这逻辑真是太棒了!当然,一个人就不会吵架了!真是精彩!”
“其实我也知道赫敏说的很有道理,毕竟她一直赢……不过我们就想随便玩玩,稍微知道规则和开局两三步就好,如果要背的东西太多就好像是在上课了。”
汉娜显得很紧张和焦虑,她很清楚某个火山似乎要爆发了。
“而且除了下棋外,我们倒是也有聊些别的,譬如说魁地奇——你知道,明天一天都是魁地奇考核。无论是丹妮洛娃、卢娜她们的新生队,亦或者是我们赫奇帕奇学院队。但这些方面的话题她又不感兴趣,她不擅长飞……唔……所以我才觉得要不索性……”
汉娜·铁憨憨·艾博有些抱歉地看了眼赫敏,慌乱地、滔滔不绝地解释着。
“谁说飞不好就不能参加魁地奇?我反而觉得赫敏蛮有天赋的——”
艾琳娜扬起眉毛,站起身走到行李箱边上翻了翻。
“咦,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才不——艾琳娜,这是什么?”
赫敏有些困惑地看着艾琳娜递到她手中的那一摞杂志,会动的、不会动的都有,从标题和封面上来看,显然不仅仅只是魔法界的杂志,还混杂有不少非魔法界的杂志。
“如果说你觉得国际象棋暂时没有挑战的话,要不要考虑魁地奇——”
艾琳娜认真指了指那摞魔法界、非魔法界的体育杂志,微微一笑。
“作为一项成熟的运动,你难道没发现霍格沃茨的各个学院代表队差了点什么吗?任何一项团体比赛,除了赛场上选手们的拼搏之外,主教练、战术教练可是相当重要的拼图。”
“可是我并不了解,而且无论怎么想,伍德也不会听我的吧?”
赫敏迟疑着,她几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艾琳娜的意思。
但是关于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以及实际效果她并没有太多的信心,魁地奇比赛不同于任何一个非魔法界运动项目,在她所看过的书籍中,几乎没有关于战术教练的描述。
“不,当然不会是格兰芬多学院队!”
艾琳娜不假思索地说,朝着卢娜和丹妮洛娃努了努嘴。
“由于我答应麦格教授加盟格兰芬多学院队,因此在明天霍格沃茨新生代表队新一届的考核招募之中,我希望赫敏你可以接替我成为球队教练,制定相关的战术和训练计划。”
“等等,陆——我是说,赫敏去当新生们的主教练?!”
汉娜惊讶地睁大双眼,看着那只坐在床上的白毛团子,眼中满是困惑。
除了由于才刚上了一节飞行课、还不怎么了解魁地奇的丹妮洛娃外,站在汉娜身边的卢娜·洛夫古德,乃至于赫敏·格兰杰的脸上,此时也都是大同小异的诧异神情。
“没错。”艾琳娜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是我?”
赫敏·格兰杰皱起眉头,打量了一下手中那摞杂志、书籍,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
显而易见,从这些精心收集的资料来看,艾琳娜刚才的提议绝不是临时起意,自然也就不会是针对于今晚状况的回应……至少,这不会是全部理由。
“在地面上、看台上才能看清楚赛场全局,这就好比下棋一样——没有人比你适合。”
艾琳娜认真地解释道,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爱让我们宿命相连
她不希望赫敏与另外几个女孩子们间的关系出现裂痕,那些资料本来是艾琳娜为自己后续任教准备的,只不过她发现相比起帮格兰芬多获得胜利外,还有更有意义的事。
“那么,我认为你至少应该——”
汉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卢娜打断了,她刚才一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们,这时宛若从梦游中回过神来一样,有些突兀地忽然开口轻声说道。
“如果教练是赫敏的话,我觉得倒不用质疑太多,她一定比我们每个人更想赢。虽然我不清楚主教练在别的队伍有多少作用,但在新生们组成的队伍中,一定很重要。”
家中小妹养成记
那些资料,那些说法,没有什么问题……听起来就是艾琳娜会做的那种周全打算。
唯一的问题在于……
洛夫古德小姐银灰色的眼睛扫过艾琳娜脸庞,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她心里知道,某位妖精女皇还是在一个小地方说了谎——那些资料根本不是为了赫敏准备的。
“朋友……”卢娜眼神闪烁了一下,悄悄在心中念了句。
“好了,总之就这么说定了!”
艾琳娜高兴地拍了拍手,从床上站了起来。
“明天我也会去魁地奇球场围观,除了格兰芬多球队的考核外,作为新生代表队的赞助方和创始人,我还保留着关于人员选择的一票否决权,今晚我们先排练下,然后——”
“嘿,白毛团子!”
就在这时,汉娜忽然皱起眉头,看着站在床上的那位舍友。
“你又是直接穿脏袜子踩在床上了,而且你居然还站在我睡的那边!这次我可不会让轻松你蒙混过去了,你这个邋邋遢遢的家伙赶紧给我下来!”
“呃……我,这不特殊情况嘛,而且又不臭。”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旋即飞快地从床上跳了下来,脱下袜子丢在一旁。
“要不,我们先去洗澡?边洗边说,然后今天早点睡觉,为明天做准备……”
她兴致勃勃地搓着手,看向房间里的那几名小女巫。
“格兰杰,来,帮我一起扒了这几个之前不带你玩的小妮子们——”
“艾琳娜你不要乱来啊,呀……”
“赫敏,快过来帮忙,这只白毛团子力气太大了——”
墨水真黑
赫敏在旁边愣了几秒后,抿了抿嘴,飞快走上前加入到战局之中。
“咦咦咦——赫敏你居然偷袭,你怎么可以这样!”
“谁让你老是那么喜欢自作主张,哼——”
伴随着女孩子们的打闹声,那点此前萦绕在卧室里的不和谐气氛迅速消散了开来。
……
第二天早晨,赫敏是宿舍里第一个醒来的。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望着天花板上的魔法萤火虫在四柱床帷帐缝隙透进来的那缕阳光中飞旋起舞,紧接着想起今天就是周日,各个魁地奇队伍的考核日。
新学期的第一个星期太漫长了,似乎永远抵达不了尽头。
四下是一片熟睡中的寂静,那一缕阳光仿佛是刚刚打造出来的,看来天才刚刚亮。
艾琳娜宛若树袋熊一样抱着汉娜,女孩银色长发埋在铁憨憨的胸口,此时睡得正香——昨晚从浴室出来后,这两个掌握着怪力的魔女就一直在较劲,显然累得不轻。
而另一边,卢娜和丹妮洛娃则互相依靠着睡在床边,眼看着差一点点就要掉下去了。
赫敏拉开床周围的帘子,开始起床穿衣服。
卧室里的大家睡得似乎都很沉,除了汉娜发出的几句意义不明的梦呓外,唯一的声音就是四位熟睡中的小女巫缓慢、均匀的呼吸声,不出意外应该还要过好一阵子才醒。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书包,把艾琳娜给她的那摞杂志拿了出来。
在房间另一侧,那个早已熄灭的炉火边有几把松松软软的扶手椅,旁边则是两个并在一起的立式书桌,书桌边上恒定着柔和的魔法灯,恰好能看清楚东西又不会太亮。
真是让人羡慕的房间,不知道教授们的卧室有这么舒适没,书上好像从来没提过。
赫敏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打开那本放在最上边的《世界足球-半年刊》,就着柔和地灯光认真看了起来,然后她的目光停在了扉页空白处凌乱的笔记批注上。
“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兰开斯特门,盈利,体育……”
那小小的、宛若动物爪子一样的字迹她实在太熟悉不过了,这是艾琳娜的标志之一。
而从杂志边缘有些发卷的页脚来看,这本书此前显然已经被翻过好几次了,随便往后翻几页都能看到类似的批注,有些是看不懂的奇怪词汇,有些则是点评某些战术的句子。
最为关键的是,其中还不乏出现找球手、追球手这样的魁地奇词汇。
哪怕赫敏对于魁地奇、英国足球的了解不深,也能看出那些点评的中肯之处。
赫敏现在才理解艾琳娜昨晚在睡前所说的,只要她把这一摞资料好好研究下,一定可以轻松胜任新生队主教练的底气——那只白毛团子直接把写好的“作业”给她抄了了啊!倘若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原本应该是艾琳娜自己的战术心得笔记吧?
她一动不动地坐了一会儿,出神地看着书页边的那些批注。
在这本书页最后的那几页空白地方,详细地写着对于霍格沃茨四个学院的魁地奇代表队的分析报告,其中甚至还有关于去年那几名新生队成员的最佳位置推测。
“……哈利大概率会成为找球手,罗恩则是守门员替补、追球手。如果在新赛季对抗格兰芬多队,双人盯防住哈利,可以让格兰芬多学院的体系失去大部分战斗力。”
“……高尔、克拉布暂时未进入快速发育期,耐力、体力会是突破点,但是要小心德拉科作为斯莱特林的找球手奇兵,他非常适合寻找机会……”
“……汉娜持球不稳,在蓄力阶段容易被干扰……”
“……拉文克劳学院整体心态脆弱,场外施压可以直接击溃……”
除了没有上场过的卢娜·洛夫古德之外,艾琳娜在这本小册子之中几乎提前预测了今年各个学院可能出现的阵容,以及分别的战术缺陷点和可能获胜的战术核心。
虽然在飞行方面并没有什么天赋,但赫敏此前还是看过很多关于魁地奇的书籍。
简略地扫了眼那些战术,她在脑海中飞快地组合出了霍格沃茨魁地奇球场的样子,以及那一个个宛若棋子模样的骑扫帚小人——倘若说,针对性地进行应对,就算是全新人的新生代表队,在对上各个学院时似乎也确实并非完全没有胜算。
“以天空为棋盘,以每一名球员为棋子吗……好像很有趣……”
赫敏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轻轻合上手中那本快速浏览了一遍的《世界足球-半年刊》,她身后的床上隐约传来了翻身的动静,不出意外的话,那些昨晚玩疯了女孩们也快要醒来了。
就在刚才,她忽然又想明白了另一个事情。
那些写在最前边,以及某些空白处的“投资”、“联盟”、“赞助”这些字眼,可能代表着另外一个正在进行的棋局,某个由古灵阁妖精女皇亲自执子的庞大计划。
不朽劍聖 無路
殘夢回廊 二克
或许,等她完成了这盘学校里的棋局后,就有资格站在艾琳娜身边看看更大的世界了吧?
————
————
大章呀~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