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6uf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134章 抱緊仙君的金大腿分享-grr7h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短短几步路,她心里已经做了A计划和B计划,忽然被衣袖里的纸条呆住了。
是寒秋姑娘,她也来了灵山?
苏青之停住脚步,扯了扯穆沉英的衣袖说:“穆大哥,我有个秘密压在心里很久了,你会为我保密的吧?”
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还用说么。
穆沉英一脸虔诚地站在西北方向,郑重起誓:“今日苏兄弟所言,我若有半分泄露就叫我死后灵魂永堕黑暗,被魔虫啃咬而死。”
“纸条上说叫你小心元庭的金钟罩。”
入墓成神
穆沉英正色说道。
金钟罩?
苏青之眼前闪现出玄机阁的古书残卷上看到的一行字:困于金钟罩之内的人七日内化为虚无,杀人无无形。
如此说来,元庭定是对自己起了杀心,怎么瞅着苏师弟这个恶毒男配都是一个祸水。
他之前魅惑仙君在恶龙渊身受重伤。
这次可是害他发狂将幻水之眼和上古玄火都祭出来的人,妥妥就是一个危险分子。
她眯着眼想,易地而处自己早就动手了,敢祸乱朝纲,撼动人间正义的人物,早就该永远消失。
抱紧仙君的大腿呗,至少接下来的灵山之行,唯有他才能护自己周全。
苏青之正想着心事,就听穆沉英说:“怀玉,我实在是担心你,等灵山的事一了,我跟我回灵州国如何?”
追查大业未成我怎么能走。
苏青之婉言安慰道:“待我心愿一了,自然也没有继续待在灵虚派的必要,到那时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天下之大,四海之滨,我都想去走一走,看一看。”
“好一个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缓缓走来的冷千杨摇着扇子,那口气顶的他胸口生疼。
原来怀玉早就动了离开的心思,没有了灵虚派弟子这层身份,自己拿什么困住他。
为了保命豁出去了,苏青之虚空的伸出手臂胡乱抓着,说:“仙君,我眼睛忽地有些疼,跟针扎一样。”
“唰!”
自己瞬间就被细带子拉回了冷千杨身边,一股清凉的内力附着在眼睛上,舒爽惬意。
此时无声胜有声,拉着自己衣袖的人脚步沉稳有力,一下一下,在这静谧的夜里,苏青之忽然有些莫名的心安。
“见过仙君。”
抗日之铁血纵横 石板路
此起彼伏的声音,接连不断的问候,那是对强者的臣服和敬意。
“这个七尾玲花是我们崆峒的灵药,滋润亮眼极好,请仙君笑纳。”
“这是我们九泉派做的冰泥贴给苏师弟敷眼的,还请您收下。”
“这是我们魔界的混元暖玉枕,留着给苏少侠用,仙君,你..”
这是宁家兄妹的声音?
好识时务的一对小反派呢。
苏青之的脚步一停,就发现自己的爪子已经摸上了那个玉枕。
“滚!”
冷千杨忽然出声,语调像是含了十层冰渣子,寒气忽然就冒了起来,令人后背一凉。
之死靡它水中花月 青草草青青
“哎!别呀。”
苏青之附和着说:“仙君,弟子听李野说,这个混元暖玉枕睡着不会做噩梦,还能清脑提神,特别好。”
魔界之人少沾染,还是年龄小得好好教。
冷千杨蹙眉而立,吓得宁家兄妹立刻缩回脖子躲了起来。
送礼要送到仙君的心坎上,苏师弟哪是被仙君厌弃了,分明是人家的心尖尖。
这两人不会是女魔尊派来的吧?
萬鬼之
跪舔不成反遭羞辱,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喜結良緣之妳好,我的王妃
这段不算长的路,忽然走出了霸道总裁牵着小娇妻去公司的感觉,一片阿谀奉承之声。
气氛,灯光,还有冷千杨此时枯木逢春的心境,很适合把刚才的事拿出来办一办。
尸恋曲 吕轻侯
“仙君,我睡不着。”
峡谷幽暗的石洞里,苏青之烦躁地翻着身子,抛出试探性的钩子。
潜台词你定然是懂得吧,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甜宠剧里一般接下来的剧情脉络是,男主送上一杯暖心的牛奶。
然后他轻搂着女主的肩膀在额头印上一吻柔声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乖,闭上眼睛。”
情况紧急一切从简,什么送牛奶、额头吻、搂肩膀啊都省了,咱直奔主题讲故事。
她正在等待下文,就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个枕头,刚才的混元暖玉枕?
还是自己暗示的不够明显,苏青之嗯..啊..了几秒,等待下文。
帝凰之神医弃妃
“那个..人多,不方便。”
冷千杨嗯了几秒,说到最后已是细不可闻。
你!你!你一个如此雅正的仙君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苏青之的脸色一黑,冷千杨就意识到自己会错意了。
难得今夜小贼子..啊..怀玉不反感自己在旁陪着。
冷千杨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要不我们玩个游戏?”
真心话大冒险,欧耶,终于有了一个绝佳的借口了。
苏青之频频点头刚要开口就听他说:“哪只手里有糖豆?猜对就给你。”
哄三岁的宝宝吗,我是大人,拜托。
苏青之循循善诱地说:“仙君,川西村你一共去过几次?”
“记不清,很多次。”
冷千杨摸着剑柄补了一句:“你们新眉师姑闭关时,我去探望过村长,怎么了?”
本姑娘关心的不是这个。
苏青之有意引导这个话题走点歪路,接话说:“我当年走的时候,村长的孩儿二牛才五岁,你可有抱过他?”
冷千杨既然经常去看村长,定然知道他家的孩子今年刚好满十岁。
十年前原主爹爹被杀没几日,村长的孩儿二牛就呱呱坠地。
校园篮球风云-美国篇 moon2012
按常理推断,聊天的人此时应该眯着双眼回忆道:“那会孩子刚…的时候,我抱过一次,后来嘛长到x岁时,还提着他的脑袋拔萝卜呢。”
结果苏青之又被雷到了,冷千杨摸着剑柄踌躇了几秒说:“原來你这么喜欢孩子。”
咱俩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苏青之闷闷不乐地躺着睡下。
翌日清晨就见冷千杨微微一笑说:“来消息了,二牛个子长高了不少,一顿能吃两碗饭,灵山之行结束后,我带你去一趟。”
这人说话的语气隐隐带了几丝激动,是等着我表扬你?
苏青之尬笑了两声说:“伤心之地,不去也罢。”
“禀告仙君,今早清点人数发现我派有数名弟子失踪,各大门派的掌门都候着等您商议,你看是?”李野躬身说。
“走。”
冷千杨甩着衣袖抬脚欲走,就被苏青之扯住了衣袖摇了摇。
忽然自己的脑袋被此人轻轻地拍了拍,带了一丝宠溺说:“我一会儿就回来。”
这尊大神走后,“小娃娃,我有话与你说。”
末日风云录
元庭的声音淡淡响起,惊得苏青之差点扔了手里的玉核桃。
“穆大哥!”
“没用的,他被我支去探路了。”
“李野!”
“没用的,一个时辰后他才能醒。”
从元庭嘴里吐出的一字一句都是杀机,硬着头皮上。
苏青之暗暗捏紧手里的细丝说:“好啊,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