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zix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第七百一十九節 計謀與團滅讀書-da9sq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原来,师弋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
不灭镜装虽然可以在阳镜之下恢复,并利用锁魂的特性,使得使用者无限复活。
但是,在阴镜状态下却没有上述功能。
既然如此,只要在阴镜状态下将敌人杀死。
然后,让他们永远也接触不到,心协镜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那么,不灭镜装的特殊效果,不就可以被攻破了么。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对于师弋而言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神仓之内自成空间,只需要将杀死的敌人丢入神仓,他们就不会再活过来了。
当然,即便没有神仓,利用储物口袋也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另一边,剩下的两人看到眼前这一幕,都不禁变了脸色。
他们二人很明显已经看出来,师弋打算对付他们的手段。
如果被封入其他空间,接触不到心协镜所散发的光线,他们就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面对这样的危局,两人的应对也都十分的迅速。
那明霞派高阶取出了一张符箓,直接使用掉。
而那白龟窟高阶则更加直接一些,在变化道能力的作用下。
其人直接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怪兽,那样的体型甚至比鲸鱼还要巨大。
白龟窟高阶的打算再明显不过了,他知道但凡储物空间,一般都是有极限的。
既然如此,只要他的体型大到储物口袋装不下,敌人的打算就不攻自破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白龟窟高阶直接甩动他那巨大的尾巴,朝着师弋扫了过来。
而一旁的明霞派高阶,也虎视眈眈的在旁边守着。
随时准备冲上来,对师弋补上最致命的一击。
与此同时,师弋虽然又除掉了一人。
但是,心协镜的碎裂攻击也马上将要发动。
不知道是不是师弋体内的心协镜碎片,被心协镜本体感应到的缘故。
从上一次攻击开始,师弋就隐约感觉到了心协镜的敌意。
圣胎境修士的心器拥有器灵,这几乎是修真界的共识。
若非如此,这心协镜也不可能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自行运转了这么多年。
不过,心器虽然有灵。
但师弋却可以肯定,心协镜当中的器灵绝对是最为弱小的。
甚至,它有可能是近几百年才重新形成的器灵。
师弋之所以敢如此笃定,也是有着依据的。
通过血神宗宗主,如今师弋已经可以确信。
这汲魂之地,同样也是圣胎境修士收集魂魄的场所。
并且,那些圣胎境修士之所以不选择自己动手,而选择这种低效的方式。
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避免承负加身,使得他们承受的万劫增强。
正是出于这样一个原因,圣胎境修士必须斩断所有与此相关的联系。
最后,再通过特殊手段。
让收集到的魂魄,重新来到他们的手中。
既然要斩断联系,那么心器当中的器灵自然也需要彻底断绝。
如果是原生器灵的话,心协镜又怎么可能表现的如此不堪。
正是因为原本的器灵,已经被它的主人消除掉了。
而新生器灵还很弱小,这才让才国一众势力有了对付心协镜的机会。
当然,师弋能得到心协镜碎片,也是钻了这样的一个空子。
如果是拥有完整器灵的心协镜,无论是师弋还是耀罗宗等势力,基本上一点机会都不可能有。
不过,新生器灵虽然灵智低下。
但是,师弋身上的心协镜碎片却不会作伪。
为了将碎片收回,心协镜会本能的将师弋作为敌人。
控制着整个镜世界的心协镜,远比剩下的两名高阶要危险的多。
师弋知道,如今暴露在阴镜之下的自己,到底是有多么的危险。
而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师弋的行事风格,主动破局才是自救的唯一出路。
一念及此,师弋双眼之中的寒光一闪。
在冰道功法的疯狂运转之下,师弋身上的寒气快速的向着四周狂涌。
在寒气的作用之下,原本残损的雪躯被快速重塑。
在师弋的操纵之下,雪躯开始不计伤亡的疯狂破坏周围的镜面。
师弋的打算很简单,既然无法确保百分之一百躲过心协镜的攻击。
那么,就只能提前将周围会映射到自己的镜面,全部打碎了。
反正,在阴镜状态下,周围的镜面并没有自行恢复的能力。
这个时候,那白龟窟高阶修士的甩尾攻击,也已经来到了师弋的身前。
面对这看似凶猛的攻击,师弋却丁点畏惧都没有。
通过前番的战斗,师弋已经试出了产生碎裂攻击的力道。
通过暴增的灵巧,师弋可以在蛮力与巧劲之间,很轻易的找到一个平衡点。
只见师弋单手一把拽住了,对方甩过来的尾巴。
接着,师弋顺势一个旋身。
好像扔铁饼一般,直接将体型巨大的白龟窟高阶给扔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另一边的明霞派高阶才充分意识到了师弋的可怕。
他实在不知道,师弋是怎么样在不打碎不灭镜装的同时,还能以巨力将白龟窟高阶修士给扔出去的。
变化道流派虽然是通过功法变化身形,但是他们所变化的形体却是实打实的。
刚刚白龟窟高阶修士所变化的怪物,体型有半个山峰那么大,其体重可想而知。
可这样都被师弋给甩出去了,简直难以置信。
师弋并不知道明霞派高阶修士的心理变化,相比于他们两只小老鼠。
心协镜接下来的攻击,很显然对师弋更具威胁。
在雪躯不计损伤的攻击下,很快山顶之上,就被师弋清理出来了一块完全碎裂的区域。
制造出了一片碎无可碎的区域,接下来面对心协镜的攻击,师弋就可以安心不少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隐患需要解决。
一念及此,师弋将目光投向了那明霞派高阶修士。
其人身上的不灭镜装,很显然源出于心协镜。
换言之,心协镜应该也能控制镜装进行碎裂。
尤其是他们可以不断移动,这对于师弋而言,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那白龟窟高阶被师弋拽着尾巴,从山上扔了下去。
所以,暂时不需要理会。
接下来,只需要将眼见这明霞派高阶给除掉即可。
另一边,那明霞派高阶修士眼见师弋将目光投向他,其人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可惜,实力差距摆在那里。
转瞬之下,其人就被师弋的雪躯给干掉了。
虽然这明霞派高阶修士利用符箓,强行排斥被塞入其他空间之内。
但是,这种手段又岂能难得住师弋。
只见,四具雪躯连同其人的尸体,被一起送入了神仓之内。
神仓空间与储物口袋最大的不同,就是能够存放活物。
有雪躯在其内对其人的尸体强行控制,就算有符箓效果,也能强行压制下来。
毕竟,符箓效果不可能一直持续。
只要等到持续时间结束,那明霞派高阶修士,也就别想再出来了。
就这样,师弋站在镜面已经碎尽的山顶上,静待心协镜攻击的到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怪异的鸟鸣突然响起。
接着,一只翼展巨大的怪鸟,突然之间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就在这个时候,那怪鸟口吐人言,大声对山顶上的师弋说道:
“哈哈,这下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给我死!”
说罢,那怪鸟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而师弋和另外一具雪躯尽数被映照在了其上。
瞬间,师弋和雪躯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碎肉。
心协镜在这一刻展现出了它可怕的杀伤力,只要被完全映射在了镜面之内,几乎没有人可以逃过镜面碎裂的攻击。
眼见敌人已死,天上的怪鸟直接落了下了来。
——————
暴君的拽妃 晨美人
在这个过程中,其人逐渐变化成了人形。
其样貌赫然是之前,被师弋从山顶上扔下去的白龟窟高阶。
在他被甩到视野盲区之后,其人直接变化身形躲在了一旁。
这白龟窟高阶颇为隐忍,即便师弋对那明霞派高阶下杀手时,其人也没有行动。
稱霸四海 真紅美鈴鐺
其人心知,即便他冲上去了,也不是师弋的对手。
于是,这白龟窟高阶修士一直躲在一旁,直至对方完全放下了心来。
會算命的貓大仙
最后才飞到高空,配合心协镜来了一场反杀。
黑乌鸦白乌鸦 耳雅
这一战,对于其人而言,实在是太艰难了。
这白龟窟高阶从来没有想过,在面对一名同阶敌人时,他居然感受到了堪比圆觉境存在的压力。
不可否认,敌人的实力实在太强了。
不过,再怎么强,最后还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想到这里,白龟窟高阶修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飞下来之后,其人径直来到了师弋的残骸之旁。
他想要找到敌人的储物手段,看看能不能将谭天徒弟和明霞派高阶,这二人的尸体给弄出来。
毕竟,这两个同伴虽死。
但是,只要进入阳镜状态,他们还有活过来的希望。
可惜,师弋所使用的并非一般的储物手段,而是血脉能力神仓。
当初,鲧氏将息壤放在神仓之内。
连尧帝都没有办法,其人又怎么可能从外部打开神仓。
果然,那白龟窟高阶在碎尸当中找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
就在其人打算放弃之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孔洞正在缓缓出现。
看到这一幕的白龟窟高阶心中一喜,他以为师弋死后,宇道手段正在失效。
其人连忙走了过去,想要看一看那储物空间内。
除了同伴尸体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东西。
就在其人探头向那孔洞张望之时,一条手臂呼的一下从里面伸了出来,一把捏住了其人的脖子。
随着那手臂猛得一用力,那白龟窟高阶的喉咙瞬间被捏碎,其人当场毙命。
当然,在不灭镜装的作用下。
那条杀死其人的手臂,也在碎裂攻击之下被斩成了碎肉。
甚至手臂的主人,都有可能直接死在这样的攻击之下。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
随着孔洞变大,另一条手臂又伸了出来,直接将那白龟窟高阶修士的尸体,拖入了孔洞之内。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本人从连接神仓的孔洞之内走了出来。
没错,这人并非雪躯,而是师弋本人。
原来,师弋早就预料到了白龟窟高阶的举动。
甚至,将那白龟窟高阶甩入视野盲区,都是师弋有意为之的。
师弋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更容易的除掉对方而已。
毕竟,师弋虽然拥有容量巨大的神仓。
但是,师弋的神仓之内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装的。
数量众多的天傀,以及部分息壤几乎占了神仓容量的三分之二。
而变化道不同于神道,神道的神打只是请神上身而已。
如果神道修士死亡,神打能力也会失效。
雪落有聲 幽幽青草
之前无论有着多么巨大的形体,也只会还原成本来的样子。
而变化道却是实打实的变化,如果这白龟窟高阶一只保持着巨大体型的话,那师弋当真是没有办法对付其人。
一遍遍杀死对方,然后其人在阳镜阶段一遍遍复活,那样就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为了对付其人,师弋故意做了一个局。
那白龟窟高阶以为留在外面的是,师弋的本体和另外一具雪躯。
左邊狂 戟戩玄玄
其实呢,就在外面的两具都只是师弋的雪躯而已。
而师弋本人,早就在对那明霞派高阶动手的时候,混在其他雪躯当中进入了神仓之内。
原本师弋自己是无法进入神仓的,不过雪躯是等同于本体的。
疯狂1984 蛋糕我也没吃
血脉分身自然也可以,与雪躯之间产生联系。
雪躯能够动用血脉能力,这自然让师弋自身获得了进入神仓的可能。
而雪躯虽然有明显冰雪的特征,但在师弋开启银粟报身的时候,基本上看不出两者之间的区别。
而正是这样的计谋,使得那白龟窟高阶修士彻底上当了。
其人以为师弋已死,自行解除掉了原本巨大的身形。
没有了巨大身形的阻碍,师弋自然不会再和对方客气,直接将其人干掉并拖入了神仓之内。
至此,耀罗宗等势力五名高阶,全部都栽在了师弋的手上。
接下来,师弋只需要专心对付心协镜即可。
不过,在此之前,师弋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一念及此,师弋将目光转向了谭天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