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6zb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211章 再關小黑屋-wqzj7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田绮南皱着眉,看着景玉宸放在倪月杉身上的手:“二皇子,不知道你今日前来是?”
很显然,是为倪月杉来的!
景玉宸这才重新看向田绮南:“昨天本皇子刚将这个倪月霜定了处罚,可小月杉心善只让她恶行公之于众就放了她,现在恶行还没传扬出去呢,人就回来躺着了?”
“还有,这院子这么多田府服饰的下人怎么一回事?田小姐,你出门带这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害怕被人盯上呢?”
然后景玉宸上下打量了一番田绮南:“啧啧,身为女子,穿的这么靓丽做什么?若说为了招蜂引蝶,干嘛还带了这么多下人在身边呢?”
“你这跟做了女表子又想立贞洁牌坊又有什么区别?”
景玉宸说话刁钻,甚至有一些刻薄,倪月杉惊讶的看着景玉宸,他这么毒舌?
但听起来好生解气,看田绮南那小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哪里还有刚开始的盛气凌人啊?
倪月杉在一旁揪着景玉宸的衣袖,无奈的开口:“二皇子,她虽然臆想症厉害,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就算与婊有几分相似,你也不能说出来啊!不然她让随行的这些下人打你怎么办?”
倪月杉和景玉宸一唱一和着,说话毒辣不留余地。
田绮南脸色涨红,气的身子发抖,她还从未这般受气过!
“二皇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
枉她还想着将来嫁到二皇子府,一定会好好服侍景玉宸的,没有想到他竟然说话这么恶毒!
景玉宸看着她,眼里只有不屑。
“为什么不能?就因为本皇子母后,跟本皇子提及过你,有让你做正妃的意思,本皇子就要让着你这个婊?”
倪月杉错愕,皇后想让田绮南做皇子妃?
卧槽,要不要这么带感?
倪月杉伸手抓住景玉宸的手臂,用力摇头:“别啊,二皇子,天下女子那么多,你若是让这样一位女子入了二皇子府的大门,将来你哪里还有顺心日子过啊!”
田绮南攥着拳头,看着倪月杉怒道:“你胡乱说什么?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倪月杉没有搭理田绮南,这种只会吼她的人,她有什么好搭理的?
就算她是弃妇,嫁给景玉宸是二嫁,但她还是相府嫡女呢?凭什么她一个田家嫡女就可以更加趾高气昂?
景玉宸宠溺的看着倪月杉,邪气的眼中盛满了温柔:“你不喜欢她?”
倪月杉乖乖点头:“不喜欢!”
“本皇子也不喜欢,进宫后我就跟母后说,这个田小姐我见了,犯冲!”
倪月杉噗嗤笑了一声:“也可!”
江湖獨武
田绮南气的肺都快要炸了,倪月杉!
先壞後愛:前妻不回頭
田绮南的矜贵高冷,逐渐崩塌,面容开始扭曲。
景玉宸将视线落在倪月霜的身上:“这位倪家二小姐,你既然没有诚心,本皇子觉得还是将你脸蛋划破,丢去乡下,将你所犯罪状说出来比较好!”
倪月霜赶紧摇头:“不要,二皇子,月霜没有要拒绝长跪的意思,月霜只是体力不堪昏迷了,还请二皇子不要动怒,我,这就去继续跪着!”
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一旁的田绮南却是冷着一张脸开口说:“你身子这么弱,怎能继续跪着?若是从此落下什么病根,你后悔莫及!”
之后她眸光锐利不爽的看向倪月杉:“我这就去告知丞相,月霜不宜久跪,相信丞相绝对不会如你一样铁石心肠,阴险毒辣!”
说完后,她抬步朝外走去,没任何一丝停顿。
只是田绮南一走,原本就害怕的倪月霜愈发感觉到景玉宸给她的压迫感,她低垂着头,委屈至极。
这个曾经她幻想的男人,没有想到对她竟会如此绝情!
他难道看不到她的绝色美貌吗?
难道没有听说过她的才情多么了得吗?
可偏偏会看上倪月杉!
她幽怨的抬起头,看向景玉宸,“二皇子,你就忍心?”
她泪水开始滚落,泛滥。
面容上满是委屈凄然之色,她皮肤生的白皙,因为冻了一夜,发了高热,脸颊有些不健康的潮红,却好似那腮红一般点缀在脸上,有种虚弱的美。
只是这样一个面容精致的人,景玉宸却是不愿意多看一眼,因为根本就没有兴趣!
“为什么不忍心?你是谁噢?”景玉宸有些诧异的看着倪月霜,然后他转眸看向倪月杉:“你二妹,本皇子看,是病糊涂了,竟然觉得本皇子会对她不忍心?”
安好,總裁大人! 南宮瑟瑟
目睹殯儀館之詭異事件
倪月杉耸耸肩,表示无奈。
倪月霜她大概喜欢景玉宸,也异想天开的觉得,在景玉宸的眼里她也是独特的,应当被呵护的吧!
可事实是残酷的!
景玉宸就是这么绝情,哦,不对,是护短!
护着她,至于倪月霜,是个什么东西,还想被他怜悯?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景玉宸牵着倪月杉的手,看了一眼在房间内侯着的下人们,冷声开口:“既然这位倪二小姐生病了,那就好好安静的养着,所有人,都退下!”
即便是田家的下人也不敢违抗景玉宸的命令,纷纷朝外走去,倪月杉被景玉宸牵着手,也往外走去。
倪月霜感觉到一丝不妙,景玉宸这是想做什么?
趁着田绮南不在,这是想将田绮南的人给赶走,然后将她单独留在房间内?
像当初一样将她关起来,上封条?
倪月霜的脸色瞬间变了,“等,等一下,不要走!”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门外飞快而去。
只是房门还是被关上了,景玉宸亲手关的。
景玉宸看向青蝶:“在这里守着,任何人都不允许开这扇门,除非她在房间里面写出一百遍她的认罪书!”
“是,奴婢明白!”
青蝶身形消瘦纤细,但一身严肃的气势却是不容小觑的。
她守在这里,只要不放人,确实难有人闯进去。
魔鬼的棋局
景玉宸又看向站在一旁的田府下人,“你们这些人,可敢违抗本皇子的命令?”
在场下人赶紧诚惶诚恐的跪下,他们干嘛要违抗景玉宸的命令?
“奴婢们不敢!”
“奴才们不敢!”
一众人跪在地上,面露恐慌,景玉宸露出满意的表情来。
“待会你们小姐回来了,记得与她说倪二小姐,想要自己静一静,拒绝见她!若是你们小姐非要硬闯,她倪月霜就与她断绝关系!理由是,不想让你们家小姐给她添麻烦,得罪本皇子我!”
下人们跪在地上,没人胆敢多说什么,只恭敬的听话:“是!”
景玉宸轻笑一声心情不错的看向倪月杉:“走,本皇子还没吃早饭,饿死了。”
他拉着倪月杉往外走,也没有要问倪月杉愿不愿意跟他一块走。
倪月杉跟在他的身后狐疑的问:“二皇子你现在伤好的差不多了,怎么不去上朝?”
“上朝有什么劲,还不如来相府看看你。”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油嘴滑舌。
倪月杉严肃下来:“二皇子,你说,你母后有意让田小姐做你正妻?”
景玉宸没犹豫,老老实实的回答:“是,不过本皇子可看不上她!”
倪月杉有些奇怪的看着景玉宸:“你究竟是为何这样护着我?因为我丑陋?还是因为我的身份,亦或者觉得我似乎与众不同?”
倪月杉这般试探的询问,内心显然是好奇,甚至是在意。
景玉宸勾着唇,“随本皇子去吃早饭,吃完后,本皇子再告诉你。”
倪月杉:“……”
一家包子店内,景玉宸拉着她走了进去,倪月杉看着几乎每桌子都坐满了人,并且店内装修普通,来吃饭的人,也皆一身穷酸穿着,这……
景玉宸在旁边坐下,开口提示:“这家店本皇子本来不屑进来的,可路过多次,总被这里面的香气吸引,本皇子也就不犹豫,不含蓄了,进来吃了一次,味道确实不错。”
倪月杉看着景玉宸,嘴角扬起一抹笑来,他竟然有些接地气了。
店小二走到景玉宸和倪月杉的身边,笑着询问:“这位公子你又来了?这次是吃什么?”
他看了看景玉宸身边的倪月杉,觉得这次点的东西会有所不同?
倪月杉没有搭腔,她对这里的东西并不了解。
龍龍龍
夺庶
告白校草後
景玉宸在一旁回应道:“将你们这里所有种类各拿双份!”
笙歌长叹
倪月杉喜欢吃什么他不清楚,但都端上来,让倪月杉自己选择他觉得没错……
倪月杉无奈的看着他,壕!
很快,小店内的各种主打早餐端上来了。
玉米馒头,白馒头,肉馅的灌汤包子,菜馅的,桂花糕,糯米糕,红枣糕,各种各样……
面前桌子被摆满,倪月杉闻着挺香的,可是她吃过早饭了,并不觉得自己被吸引了。
她有些尴尬的问:“我能打包吗?”
“吃不了?”景玉宸已经拿起一块糕点往嘴里塞去,表情十分享受,并且贼满足!
重生女修真記
倪月杉看着,“吃过了,但陪着你,还能再吃点!”
二人其乐融融的吃完早饭,然后满足的出了店铺,倪月杉看见旁边的乞丐,将打包的东西给他们分了。
景玉宸看着倪月杉,眼神有些幽怨:“那是本皇子的爱心唉。”
倪月杉看了他一眼,神色怪异:“那不如我送你一样东西吧!”